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呂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殺的女..
·顧保孜:彭德懷..
·張愛萍文革挨整..
·楊奎松:馬、恩..
·于繼增:鄧小平..
·章劍鋒:“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彥修:微覺此..
 
 
·錢鋼:從唐山大..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背景參考 >> 背景分析
1978年鄧小平:一提到越南就不由自主地發怒
作者:傅高義       時間:2018-11-01   來源:
 

本文節選《鄧小平時代》 9章• 蘇聯—越南的威脅,1978—1979(有刪減)  作者 · 傅高義  

1975年美國從越南撤軍后,蘇聯和越南便趁此機會,填補了美國撤軍留下的空白。在鄧小平看來這加劇了對中國利益的威脅。他的結論是,蘇聯決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主,越南則想成為東南亞的霸主。因此中國要與立場相同的另一些國家——美國、日本和歐洲各國——形成對抗蘇聯的“一條線”。同時,中國要努力使另一些國家——比如印度——疏遠蘇聯。

1977年鄧小平復出時,蘇聯和越南正加緊合作,擴張它們在東南亞的勢力,這讓鄧小平感覺到日益增長的威脅。越南允許蘇聯使用美國在峴港和金蘭灣建造并留下來的現代化軍港,這將使蘇聯軍艦能夠自由出入從印度洋到太平洋的整個地區。越南還建造導彈基地,裝備了瞄準中國的蘇制導彈。蘇聯則向基地運送人員和電子設備,為其提供技術支持。蘇聯沿中國北部邊境駐有重兵,還預謀入侵阿富汗,而中國西部的印度也在跟蘇聯合作,這使局勢變得更加危險。同時,越南已經控制了老撾,并且正在策劃入侵中國的盟友柬埔寨。鄧小平,像下中國圍棋的棋手一樣,認為這些國際變化等于是在不同地點布下棋子,欲將對手圍而殲之。在他看來,中國正處在四面受敵的危險之中。

在所有這些是動態的發展中,鄧小平認為蘇越結盟對中國的威脅最大,因此假如中國對越南這顆棋子大膽下手,就能最有效地阻止蘇聯的包圍。他說,越南人趕走美國兵之后,開始變得趾高氣揚。1978年5月布熱津斯基與鄧小平進行關系正常化談判時,鄧小平對越南背信棄義的嚴厲譴責曾讓他感到吃驚。1978年見過鄧小平的另一個外交官也說,只要一提到越南,鄧小平就不由自主地發怒。

鄧小平與越南的關系

無論從個人還是國家的角度來說,鄧小平都有被越南出賣的感覺,因為中國曾為越南反抗美國做出了巨大犧牲,而50年帶來他跟越南人也有著深厚的個人交往。半個世紀以前鄧小平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就與越南人一起參加了反抗法國殖民主義的斗爭。鄧小平和胡志明在上世紀20年代初都在法國,他們兩人當時是否見過面,已經無從考證,但鄧小平1930年代末確實在延安見過胡志明。周恩來則在法國時就認識胡志明,1920年代中期他們還是黃埔軍校的同事。鄧小平在1920年代末被派往廣西時,曾數次取道越南,寫到過越共地下黨的協助。在1940年代和1950年代初,鄧小平和越南共產黨人曾是爭取共產主義勝利的革命戰友,1954年以后他們卻又成了致力于維護各自國家利益的政府官員。

鄧小平的前部下韋國清將軍也與越南淵源很深。韋國清曾在廣西省和淮海戰役中供職于鄧小平手下。他是廣西壯族人,鄧小平1929年在他的家鄉建立過革命根據地。鄧小平后來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說,1954年越南跟法國人打仗時缺少大規模作戰的經驗,中國派去的韋國清將軍在指揮奠邊府戰役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越南人打算撤退,但韋國清拒絕撤退。越南北方的防空任務也是由中國飛行員執行的。

鄧小平理解中越關系的復雜性——因為國家利益發生了變化,需要用新的眼光重新考量。他知道,由于數百年來中國的入侵和占領,越南愛國者吧中國視為大敵。他很清楚,越南想從中國和蘇聯雙方都得到盡可能多的援助,因為當時兩國都極力想將越南向自己拉近。他還明白,盡管中國認為韋國清將軍和中國志愿部隊對奠邊府大捷做出了舉足輕重的貢獻,但越南人仍然對中國感到失望,因為當他們在1954年日內瓦和會上為統一國家而努力時,中國沒有為他們提供支持。鄧小平十分清楚,胡志明在1965年寫下的遺囑中說,越南要成為主宰印度支那的強國,而中國并不認同這種說法,他還知道,中國從1972年開始犧牲中越友誼跟美國改善關系,這也讓越南人心中不快。

但是,中國一向十分慷慨地幫助北約對抗美國。當越共總書記黎筍(Le Duan)在 1956年4月18日至23日訪問北京,為了對付美國對北越不斷升級的空中打擊尋求幫助時,劉少奇主席對黎筍說,無論越南需要什么,中國都會盡力提供。在這次訪問中,鄧小平去機場迎接黎筍,陪同劉少奇與他會談,又去機場為他送行。此后,中國在國務院下面設了一個協調援助北越的小組,其成員來自政府的21個分支機構,包括軍事、運輸、建設和后勤等等。根據中方記錄,從1965年6月到1973年8月,中國向越南共派出32萬志愿部隊,為其提供防空武器、軍械修理、公路和鐵路建設、通訊、機場維護、排雷、后勤等各種支援。最高峰時,同時駐扎在越南的中國軍隊達到17萬人。據中方的報告,中國在越戰期間的傷亡人數約為4000人,但有些中國學者估計上網者數以萬計。鄧小平在1978年對李光耀說,美國在越南期間,中國向越南運送的貨物按當時的價格計算在100億美元以上,甚至超過了朝鮮戰爭時中國對朝鮮的援助。隨著援助規模的擴大,中國把自己的工程兵、防空炮兵和輔助物資也都運往越南。

鄧小平在1965年曾代表中國政府提出,如果越南人結束和蘇聯的關系,中方可以大幅增加援助,但是遭到了越南的拒絕。當美國加大對北越的轟炸力度時,越南人為了自衛,更多地轉向蘇聯這個擁有高科技和現代武器的國家;在中蘇爭執中,蘇聯也利用這種實力向越南施壓,使其向自己靠攏。

越南在1960年代中期不再批評“蘇聯修正主義”,中國為了表明對越南與蘇聯加強關系的不快,從越南撤出了一個師。中越之間的嫌隙越來越深。當1966年周恩來和鄧小平會見胡志明時,他們對越南人的抱怨有深切感受:胡志明說,中國軍隊的傲慢表現就像歷史上經常入侵越南的中國軍隊一樣。鄧小平回答說,駐扎在那里的10萬中國軍隊只是為了防范西方可能的入侵,周恩來則提出撤回軍隊。但是越南沒有要求他們撤軍,而中國繼續向越南提供大量軍需物資和武器裝備。

胡志明能說一口流利的漢語,在中國住過多年,他努力與中國和蘇聯都保持良好的合作關系。但是1969年9月他去世后,中越關系開始惡化,中國的援助也隨之減少,最后中國從越南撤出了軍隊。而中國在1972年尼克松訪華后改善了中美關系,隨后減少了對越援助,越南人把這視為中國人背叛越南抗美戰爭的一個標志。

美國人撤出越南后,蘇聯為重建這個飽受戰火蹂躪的國家慷慨提供了大規模援助。與此相對照,在1975年8月13日,即美國人撤出越南后不久,身患癌癥、面色蒼白的周恩來在醫院里對越南最高計劃官員黎德壽(Lê Thanh Nghi)說,中國已經無力為越南的重建提供大量援助。中國被文革搞得元氣大傷,自己的經濟也捉襟見肘。周恩來說:“你們越南人得讓我們喘口氣,恢復一下元氣。”但是就在同一個月,中國其他官員歡迎了柬埔寨副首相的到來,并答應在未來五年為他們提供十億美元的援助。那時蘇聯正在與越南加緊合作,中國則與柬埔寨合作以阻止越南在東南亞稱霸。鄧小平后來對李光耀說,停止援越不是因為中國難以同蘇聯的援助數量一爭高下,而是因為越南人要在東南亞謀求霸權。蘇聯很愿意支持越南的野心,它想從中漁利,但中國不想這樣。

一個月后的1975年9月,越南最高領導人、越共第一書記黎筍率團訪問北京,希望避免與中國徹底決裂。他們想得到中國的部分援助,以便對蘇聯保持一定程度的獨立。處在毛澤東監督下的鄧小平接待了這個代表團的來訪。他和黎筍有著一樣的目標,不要讓兩個的關系徹底鬧翻。鄧小平去機場迎接代表圖,在宴會上致歡迎詞,與黎筍連續會談,又去火車站為他們送行。他促成了一份在9月25日簽署的協議,向越南提供一小筆貸款和為數不多的物資援助。假如鄧小平在1975年后仍然任職,他也許能暫時緩和越南人對中國由來已久的敵視和兩國當時的分歧。然而在鄧失勢后,“四人幫”采取了更強硬的立場,要求越南譴責蘇聯的“霸權”。中國激進派的這種要求對黎筍來說太過分了,他拒絕簽署聯合公報,未舉行常規的答謝宴會就離開了北京。

一個月后黎筍抵達莫斯科,在那兒如愿得到了蘇聯長期援助的承諾。越南人原本不想完全依附于蘇聯,但它們迫切需要為重建國家獲得幫助。黎筍沒有中國(或其他國家)做后盾去抵制蘇聯的要求,只好簽署了支持蘇聯外交立場的協議。越南與蘇聯的這些協議把越中關系推向絕境,促使中國加強了與柬埔寨的關系。

1977年初越南駐華大使說,假如鄧小平在重新掌權,他會更加務實地處理分歧,中越關系將得到改善。如果說中國在鄧小平1975年下臺后有什么外交政策的話,那么這種外交政策也只是充斥著革命口號,既缺少眼光,更不講究表達技巧。激進派實際上切斷了中越的關系,把越南進一步推向蘇聯。鄧小平失去外交控制權后不久,越南在1975年11月9日宣布召開政治協商會議,為南北統一做準備。其他共產黨國家都發了賀電,唯獨中國沒有。會議三天后,《光明日報》一反鄧小平承認南沙群島存在爭議的態度,發表了一篇措辭強硬的文章,把南沙群島稱為中國“神圣領土”的一部分。(1976年4月鄧小平被正式撤職后,受到的批判之一正是他支持就南沙問題與越南談判。)1976年,東歐各國、朝鮮和蘇聯應越南的請求全部答應援助越南,只有中國除外。鄧小平和黎筍維持兩國關系的努力,在激進派的手里付之東流。

毛澤東逝世和“四人幫”被捕后,有過一段中越兩國領導人試圖改善關系的短暫插曲。1976年10月15日,“四人幫”被捕后沒幾天,越南官員期望中國現在會采取更加友好的政策,為他們的下一個五年計劃提供一定幫助,便向北京提出了提供經援的請求,但是沒有得到回音。1976年12月,有29個兄弟共產黨派出代表團去河內參加了越共代表大會,而華國鋒領導下的中國甚至沒有對此邀請做出答復。1977年2月,鄧小平復出前五個月,北京對一個來訪的越南代表團簡單地重申,以后不會再提供任何援助。

中越沖突的前奏

如果鄧小平在1975年底沒有被趕下臺,他也許能避免中越兩國的徹底決裂。但是他在1977年7月恢復工作后面對的局面已經改變:蘇越合作有增無減,中國和這兩個國家的關系都已嚴重惡化。

鄧小平復出的幾個月前,越南的武元甲將軍于1977年3月和5月兩次前往莫斯科,與蘇聯簽署了擴大雙方軍事合作的協議。蘇聯開始向金蘭灣和峴港的海軍基地派出人員,這預示著蘇聯軍艦不久將會游弋于中國的所有海岸。此外,在越南與中國個柬埔寨的邊境地區,越南軍隊與兩國之間的摩擦規模越來越大、越來越頻繁。越南過去對加入經濟互助委員會(共產黨國家的經貿組織)一致遲疑不決,因為它要求越南放棄它所珍視的一部分經濟自主權。但是在1977年6月28日,迫切需要重建經濟但又沒有其他經援的越南,同意加入經互會。

與此同時,華人開始逃離越南。越共領導人在1975年奪取南方后,著手對經濟實行大規模的集體化和國有化。他們在這個歌過程中開始打擊南越的150萬華人,其中很多是反對集體化的小商人。越南領導人擔心,假如入侵柬埔寨或是與在國邊境沖突加劇,華人有可能轉而反對他們。他們發動了規模浩大的運動,把大批華人成群結隊送往拘留中心,致使很多華人逃離越南。中國政府要求越南停止迫害當地華人,但越南官員置若罔聞。當1977年7月鄧小平復出時,最終導致大約16萬華人背井離鄉的運動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1978年5月,中國中止了21個援越項目以示報復。鄧小平后來解釋說,當時中國已不相信能用更多的援助讓越南疏遠蘇聯。

就像毛澤東和周恩來一樣,鄧小平從十分長遠的角度思考問題。在1978年,中國所面臨的威脅不是迫在眉睫的入侵,而是一種更大的危險:假如蘇聯繼續擴大使用越南的基地,將導致蘇聯和越南對中國的包圍。鄧小平在向西方解釋這種局勢時說,越南就像亞洲的古巴,它涉及中國旁邊的一個基地,蘇聯能在這里布置它的軍艦、飛機和導彈。就在十幾年前的1962年,由于美國威脅動用其優勢軍力,蘇聯撤出了部署在古巴的導彈。然而蘇聯的軍力遠勝過中國,如果它把導彈部署到越南,中國無論如何也難以迫使蘇聯拆除它們。鄧小平認為,在這些基地強大起來之前,亟需加強與其他國家的合作以對抗蘇聯和越南的擴張。

鄧小平在出訪的13個月里,只訪問了1個共產黨國家——朝鮮,其他7個全是非共產黨國家。他首先訪問了一直與中國關系良好、能幫助中國加強邊境安全的幾個國家。在他的5次訪問中,前3個都是與中國接壤的國家。就像中國歷史上的統治者一樣,鄧小平也需要靖邊,但是為了對抗蘇聯和越南的攻勢,他還要爭取得到這些國家的合作。

之后他又出訪了日本和美國。這兩個國家最有助于中國的四化建設,其強大的軍事實力也有助于遏制蘇聯和越南。歐洲是能為中國現代化提供幫助的另一個重要地區,不過鄧小平1975年的訪法已經使中歐合作有了保障,與歐洲的后續安排可以由谷牧的代表團去處理,不需要鄧小平再次到訪。

在東南亞尋求盟友,1978年10月5—15日

在中國,劃時代的中央工作會議定于1978年11月10日召開。但是鄧小平認為,越南對柬埔寨迫在眉睫的入侵已經敲響警鐘,這足以讓他把參加工作會議和中美關系正常化談判都放到一邊,而要前往東南亞進行十天訪問,以便為下一步攻打越南做好準備。

1978年夏天時,中國認為越南正在策劃入侵柬埔寨,而這一預測成為了中國采取行動的導火索。柬埔寨已是中國的附庸國,就像越南成了蘇聯的附庸國一樣。中國要支持這個它一直給予援助的盟友。讓中國尤其感到不安的是,有更多的蘇聯“顧問”和裝備抵達越南,支援進攻。美國官員估計,截止到1978年8月,在越南大約有3500到4000名蘇聯顧問;10月中旬又有報道說,蘇聯的貨船正在卸下飛機、導彈、坦克和軍用物資。這對于鄧小平來說已經夠了。他決定,首先要立場強硬,現代化和平環境只能等等再。

越南從1978年7月開始轟炸柬埔寨,每天出動飛機多達30架次,9月份又增加到100架次。11月,中國領導人觀察了越南的備戰情況后斷定,越南將在12月的旱季能夠調動坦克時入侵柬埔寨。

鄧小平認為,做出強烈的軍事反應是絕對必要的。他警告越南人說,法國和美國的軍隊在越南遭受重創后,就無心戀戰了,對中國作為越南的鄰國是可以在那里呆下去的。然而越南人并沒有把他的警告當回事。鄧小平根據自己與蘇聯打交道的長期經驗,認為談判是沒用的。他相信,要讓蘇聯停止在東南亞的擴張,就得采取強有力的軍事行動。他打算“教訓一下”越南,讓它知道無視中國的警告以及向蘇聯提供軍事基地,將付出多么沉重的代價。

鄧小平啟程前往東南亞訪問時,已開始準備針對越南入侵柬埔寨的軍事行動,但并沒公布這一計劃,即使越南攻入柬埔寨,中國也不會像朝鮮戰爭時幫助朝鮮那樣,應波爾波特的請求出兵。鄧小平擔心陷入其中難以自拔。他決定以入侵的方式“給越南一個教訓”,拿下幾個縣城,表明中國可以繼續深入,然后迅速撤出。這也可以減少蘇聯派兵增援越南的風險。越南將由此明白,蘇聯并不總是能靠得住的,因而要收斂在這個地區的野心。通過攻打越南而不是蘇聯,中國也可以向蘇聯表明,它在該地區建立武力的任何做法都是代價高昂的。鄧小平抱有信心,中國軍隊盡管因文革荒廢了軍事訓練和紀律,缺少戰斗經驗,仍然足以同更有經驗、裝備更好的敵人作戰,并達成他的政治目標。中國軍隊撤出后,將會繼續沿邊境一帶給越南軍隊制造麻煩。

幸運的是,鄧小平于1978年11月5日出訪東南亞的前兩天,蘇聯和越南簽訂了為期25年的和平友好條約,把兩個國家綁在了一起。這個條約給東南亞國家敲響了警鐘,使它們更能接受鄧小平的建議,合作對抗蘇越的擴張。東南亞的領導人毫不懷疑鄧小平掌管著中國的外交,他在外交政策上說的話,中國的其他領導人都會接受。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1978年鄧小平:一提到越南就不由...
沈志華:斯大林是如何掉進“修昔...
吳淑麗 辛逸:上下互動:再論農村...
韓少功:觀察中國鄉村的兩個坐標
鄧小平的反思歲月
王文珍:為了人民勇于擔當——紀...
徐慶全:蕭克將軍十周年祭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nba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