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20309;?#35273;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雷声宏:一场打到中央最高层的笔墨官司:《红旗》发表谭震林文章的曲折经过
作者:雷声宏      时间:2019-04-23   来源:《百年潮》2005年第4期
 

1978年11月,邓小平对谭震林的文章《井冈山斗争的实践与毛泽东思想的发展》作了批示?#20309;?#30475;这篇文章好,至少没?#20889;?#35823;。我改了一下,如《红旗》不愿登,可以送《人民日报》登。为什么《红旗》不卷入?应该卷入。可以发表不同观点的文章。看来不卷入?#26087;?#21487;能就是卷入。

邓小平的批示,拨正了《红旗》的根本方向,推动了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下面,我作为组稿人之一和责任编辑,对谭震林的文章发表前后的曲折过程及邓小平对谭震林文章的批示的作用和影响,作一个历史的回顾。

“我不能光写回忆录”   

1978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动态》刊登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文章。

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了这篇文章。

当天,新华社向全国转发。

12日,《人民日报》及全国各大报刊予以转载。

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

面对这种情况,有的中央领?#32426;?#24535;采取了“不介入”的态?#21462;?月18日,中央分管宣传工作的领?#32426;?#24535;,在人民大会堂找熊复谈话,传达中央决定,让熊复接替王殊出任《红旗》杂志总编辑,同时指示熊复:《红旗》杂志不要介入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并强调要把它作为宣传工作的一条纪律来遵守。

熊复就任《红旗》杂志总编辑之后,严格按照上级的指?#26223;?#20107;,所发文章一律不涉及真理标准的讨论。作为党中央理论刊物的《红旗》杂志,对思想理论战线上如此重大的讨论竟然不表态,引起了社内外群众的议论和不满。?#31508;?#19968;位湖南的同志对我讲:对真理标准的讨论,全国各省市都表了态,只有台湾省和湖南省没有表态;全国各报刊都表了态,唯独《红旗》没有表态。?#31508;薄?#32418;旗》杂志的处境十分孤立和被动。

正在这?#20445;?#21363;8月17日,《红旗》杂志编辑部负责人找到我和从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借调到《红旗》帮助工作的张炯、陈素琰,我们三人?#31508;?#37117;是编辑部文化组的成员。他要我们?#35760;?#20840;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谭震?#20013;?#19968;篇关于井冈山斗争的回忆?#36857;?#20934;备在《红旗》杂志9月号上发表,用以纪念毛泽东同志逝世两周年。

我们接受任务后,查阅了一些有关井冈山斗争的历史资料,于19日上午来到谭震林的家。谭震林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当我们?#24471;?#26469;意后,他笑着说:“《红旗》约我写文章,那很好?#21073;?#19981;过,我不能光写回忆?#36857;?#25105;要通过回忆毛主席在井冈山斗争的实践,来阐明毛泽东思想的形成和发展,并论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紧接着,谭震林详细地回忆?#21496;?#20872;山斗争的情景:1927年9月秋收起义之后,毛主席亲自率领工农革命军,开辟了以井冈山为中心的湘赣边界根据地,到1929年1月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地区,挺进赣南、闽西为止,经历了一年零三个月的艰难曲折的斗争。正是在井冈山斗争的实践中,形成了毛泽东思想的一系列重要原理。毛主席开创了农村包围城?#23567;?#20381;靠农村积蓄和发展革命力量,最后夺取城市的道路;他把武装斗争、土地革命和革命根据地的建设密切结合起来,并且确立了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和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制定了土地革命的纲领和根据地建设的各项政策。毛主席在井冈山斗争的实践中形成的正确思想,对无产?#20934;?#24314;?#22330;?#24314;军、建政学说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而这些正确思想正是来源于实践,经过实践检验,是科学的真理。

谭震林在井冈山斗争时期,担任过湘赣边界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主席,后来又接替毛泽东任湘赣边界第二任特委书记,对井冈山斗争历史如数家珍,十分清楚。他一提到这?#21355;?#21490;,就滔滔不绝地回忆?#21496;?#20872;山斗争的若干具体?#21525;?#22823;?#32487;?#20102;近三个小?#20445;?#25105;?#20146;?#20102;详细纪录。最后他说:由于他工作太忙,要让我?#21069;?#29031;他谈话的观点和材料代他起草初稿,我们当然不好推?#23567;?#20182;还向我们提出要求:“你们起草这篇文章?#20445;?#20063;要遵循认识来源于实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个原理,亲自到井冈山走一趟,深入实地进行调查研究,增加?#34892;?#35748;识,这样才能把文章写好写活。”

我们根据谭震林的谈话精神和要求,作了多次研究,拟定了写作提纲和调查提纲。由于写作内容的变化,原定于《红旗》杂志9月号上版的计划只好后延了。后来,文章改为纪念毛主席诞辰85周年。

“我的两个‘凡是’对?#39038;?#20204;的两个‘凡是’”  

经编辑部领导批?#36857;?#32463;过充分的准备,我们三人于9月16日离开?#26412;?#31532;一站到达长?#24120;把?#27611;主席在长沙从事革命活动的纪念地,查阅了有关的党史资料并邀请有关同志进行座谈,随后又到毛主席故居韶山参观访问,并沿着毛主席当年开辟井冈山根据地的战斗道路前进,?#21271;?#20117;冈山。每到一站,停住几天,?#25226;?#38761;命遗址,调查访问,查阅资料,直到10月3日,才调查完毕。历时半个多?#38534;?#27839;途所获材料甚丰,加深了我们对井冈山斗争的历史和毛主席伟大革命实践的理解和认识。

10月初我们回京之后,根据谭震林谈话的精神和我们从湖南、江西搜集的材料,经过多次研究,以张炯为主,起草了文章的初稿,对初稿又几经讨论、修改和补充,才送?#26087;?#21360;刷厂排印。

10月下旬,我们将初稿送交谭震林。11月上旬,谭震林看完初稿,作了一些修改,将改稿送还,并附信称:

文章写得很好,我完全同意,只在后面作了一点小的修改,主要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这一点原文上是有的,只是不够?#24576;觶?#19981;够明确,我把它加强了。如果你们认为还有什么修改,请想好后,到我家当面商量。

根据谭震林的亲笔修改稿退改后打印了送审稿,我们于11月中旬送交副总编辑方克,经方克转交总编辑。总编辑看完稿子后,作了批示:

根据中央指示,《红旗》不介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请向谭震林同志?#24471;?#27492;意,并建议谭震林同志将文章中关于真理标准的内容删去;如果谭震林同志不同意删改,报中央审批。

考虑到这是带有根本性的改动,事关重大,我们便要求方克出面同谭震林商量,我们陪同。

11月14日下午,方克和我们三人同去谭震林家里商谈改稿事宜。当方克将总编辑批示的内容作了转达之后,谭震林?#20102;?#20102;片刻,斩钉截铁地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观点,一点也不能动!”这时他虽然面带笑容,但明?#24895;?#21040;他非常激动,甚至有点动火的样子。他说:“如果是材料的取舍,可以商量;如果改观点,绝对不能动!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问题,我已经想了两个多月,才想出两句话:凡是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就要敢于坚持;凡是实践检验是错误的,就要敢于纠正。我就是拿这两个‘凡是’和他们的那两个‘凡是’相对抗。”他?#21448;?#20102;语气说:“当前正在展开的真理标准的讨论,是关系到全党的大事,要旗?#21335;?#26126;,决不能含含糊糊。”又说:“现在群众中流传‘人民’上天,‘红旗’落地,就是因为《人民日报》积极投入了这场讨论,而《红旗》则一直按兵不动,采取不介入的态度,已经陷入非常孤立和被动的地?#21073;?#20320;们回去以后告诉熊复:发表我的这篇文章,丢不了党籍,住不了‘牛棚’,如果有谁来辩论,来找我谭震林好了!”临别?#20445;?#35885;震林说:“你们回去以后,给熊复捎个信:这是我给他台阶下,?#28034;此?#25954;不敢下,肯不肯?#38534;!?/span>

后来,谭震林又在电话中向《红旗》杂志负责人重申了这种坚定的态?#21462;?/font>

?#26223;?#33853;定  

谭震林的这次谈话内容很快就被社内外许多人知道了,人们都普遍关心这篇文章的处理结果,纷纷向我们打听。同?#20445;?#35768;多人对《红旗》杂志领导的这种态度更加不满。

在这种情况下,《红旗》杂志编辑部于11月16日给中央打报告,送上谭震林的文章,请中央审批。报告如下:

汪副主席并华主席:

我们请谭震林同志写了一篇纪念毛主席诞辰八十五周年的文章,准备在十二期发表。

谭震林同志强调要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为这篇文章的指导思想,这就使《红旗》卷入这场讨论。

我们建议他修改,他表示不同意,就要请中央主席审查。

现送上这篇文章,请审定。

报告和文章送到汪东?#22235;?#37324;,汪在报告上批了一行字:“请华主席、叶、李、邓副主席审批。”

报告和文章首?#20154;?#21040;华国锋那里,华只在“华”字上画了一个圈,未作文字批示;再送叶剑英,叶已出差到南?#21073;?#20877;送李先念,李作了比较简短而委婉的批示:“文章确长,没有时间看,(群众)?#20174;?#23545;《红旗》意见不小。”最后送邓小平。邓看了报告,对文章进行了认真阅读和思考,作了修改,并作了批示,这就是本文一开头引用的那段重要批示。邓小平作了批示之后,李先念又补看了文章,并补了一段批示:“我看了这篇文章,谭震林同志讲的是历史事实。应当登。不登《红旗》太被动了,《红旗》已经被动了。”

11月23日,《红旗》杂志编辑部收到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32426;?#24535;的批示以及经过邓小平修改的谭震林文章。24日,方?#36865;?#30693;我到他办公室看了批示原件,随后向我布置:谭震林的文章,根据中央批示,编委会已决定在《红旗》杂志第12期上发表,指定我担任责任编辑,要我立即着手编发。25日,我给谭震林的秘书去电话,通知她编委会已决定于12月号发表,并征询谭震林对稿子是否还有修改意见。在电话中,谭震林要求了解邓小平批示的内容,由于批件不在我手头,便转请方克如实告之。

根据邓小平的批示和群众的强烈要求,这篇历?#31508;隆?#20960;经周折的文章终于在《红旗》杂志1978年12月号刊出,一场打到中央最高层的笔墨官司终于?#26223;?#33853;定。 

拨正《红旗》的方向  

邓小平的批示,震动了《红旗》大?#28023;?#20063;引起了社会舆论极大的关注。11月24日,即批示下达的第二天,有两位同志在图书馆东墙贴出大字报,批?#38647;?#32534;辑的错误,并要求他就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所犯错误作检讨。看大字报的人很多。后来又陆续贴出了一批类似的大字报。总编辑也及时作了自我批评。有的同志批评他:“宁犯政?#26410;?#35823;,不犯组织错误。”11月25日下午,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由方克出面,向全社传达了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32426;?#24535;的批示,群情激?#28023;?#32439;纷向社领?#32487;?#20986;?#23460;?#21644;批评。社会上也反应强烈,据称:《人民日报》得知邓小平批示之后,到处打听谭震林的文章,希望能按邓小平批示在《人民日报》发表。

围?#35889;?#35885;震林文章的斗争,是?#31508;?#24847;识形态领域内的两种思想斗争一个缩影,这场斗争的焦点,集中地表现在究?#25925;?#22362;持“两个凡是?#20445;?#21363;:“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20445;故?#22362;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根本问题上。这个问题,在?#31508;?#30830;实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的大?#38534;?/span>

粉碎“四人帮”以后的头两年中,由于指导思想上的失误,很多人还没有摆脱“文化大革命”的错误路线的束缚,仍然?#26377;?#30528;毛泽东同志晚年所犯的错误,党的工作处于徘徊不前的被动局面。1977年2月7日,各报刊发表?#21496;?#36807;华国锋批示同意的“两报一刊”社论《学好文件抓好纲》,正式提出了“两个凡是”的主张。这实际上是?#31508;?#20826;和国家的指导思想。但是,邓小平敏锐地看到了这场斗争的必要性、迫切性和不?#26432;?#20813;性。“两报一刊”的社论发表不久,邓小平就对前来看望他的王震讲:“两个凡是”的提法不是马克思主义,不是毛泽东思想。

1977年4月10日,邓小平致信华国锋、叶剑英和党中央,针对“两个凡是”的观点,提出了“我们必须世?#26469;?#20195;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把党和社会主义的事?#25285;?#25226;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事?#25285;?#32988;利地推向前进。”

1977年5月24日,邓小平在与王震等同志谈话中,更明确地指出:“马克思、恩格斯没有说过‘凡是’,列宁、斯大林没有说过‘凡是’,毛泽东同志没有说过‘凡是’。”此后,邓小平曾在各种场合多次重申这个观点,多次批评“两个凡是”的观点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不符合毛泽东同志历来倡导的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后,邓小平又多次表示支持,认为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是驳不倒的,我是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的”。这篇文章所表达的观点,跟邓小平反复强调“要准确地完整地理解毛泽东思想?#31508;?#23436;全一致的。

到了11月,邓小平见到谭震林的文章,是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即从一位老革命家的切身经历,用井冈山斗争的实践,来论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36857;?#20415;及时地给予了坚定的支持。他在百忙中读完了这篇文章并进行了修改,作出了这一重要批示,这对正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对恢复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是有力的支持和推动;同?#20445;?#23545;那些打着“不介入”的旗号实际上坚持“两个凡是”的错误观点、?#31181;?#30495;理标?#32487;?#35770;的有关领?#36857;?#25552;出了尖锐的批评:“为什么……不卷入?应当卷入!”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所谓“不卷入”的实质:“不卷入?#26087;?#21487;能就是卷入!”邓小平的批示,结束了《红旗》杂志在长达半年之久的时间内“不介入”的状况,拨正了《红旗》的方向。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雷声宏:一场打到中央最高层的笔...
丁兆君 柯资能 陈崇斌 丁毅信:浩...
于光远:“公有制?#31508;恰?#31038;会所有...
杨奎松:直面中国革命
陶斯亮:为母亲二十周年祭日作
王小?#24120;?打破思想禁锢,走在改革...
朱学勤 李友梅: 学术与政治:费...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nba官方旗舰店
平特一肖l类公式 足彩进球彩计算器 36选7奖金最高可中 广东时时彩后庄177亿 平特乾坤卦图库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 新浪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竞彩篮球大小分投注表 江西时时彩开奖重复 360十一运夺金 广西11选5技巧 二元彩票网广东11选5 青海快3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网上怎么买彩票安全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