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20309;?#35273;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王蒙:人生历练,我当文化部长那三年
作者:王蒙      时间:2019-07-05   来源:
 

原编者说:王蒙的人生?#37096;?#26354;折,多事也多难,但他处乱不惊,遇难呈祥,涉险成趣,令人叹为观止。他在文学创作上骤得大名后紧接着是一个倒?#28304;校?#31361;然决心全家迁徙新疆。官至“尚书”三年,却坚决回到写字台边。《一辈子的活法——王蒙的人生历练》一书是王蒙?#37027;妆首源?#19968;位大家的心路坦言。编者特节选王蒙当部长时的心路历程,让读者一窥王蒙的处事智慧。

01

一九八五年五月我带领一个庞大的作家访问团,去西柏林参加地平线艺术节。回京后,不久,一个星期天得到通知,要去参加一位高?#35835;斕纪?#24535;召集的会,参加此会的还有唐达成、徐惟诚、北京人艺的演员与院长于是之等。领?#32426;?#24535;开宗名义,让我们提名新的文化部长人选。我们就胡乱提了一些,包括高占祥、徐惟诚、贺敬之、艾知生等。领?#32426;?#24535;都未加首肯,后?#27492;?#31361;然问:“你们?#29238;?#20154;?#26032;穡俊?/span>

这就是中国的文化了,大家一听,个个做屁滚尿流状,尤其是于是之,拿出了老北京的特色,头摇得如同拨?#26031;模?#40763;音说“呣呣呣呣不?#23567;保?#20182;像是在说“不?#23567;保?#21448;像是在说“不灵?#20445;?#24635;之,大家都笑了。

到了一九八六年早?#28023;?#19968;天下午,我正在礼堂看根据陆文夫原著改编的影片《美食家》。就在此?#20445;?#19968;位同志摸着黑猫着腰进来找到了我,说是中组部负责同志找我。

当文化部长的事就这样正式提出来。我大惊,我虽然参与一些研究讨论,也已经具有一些不俗的头衔,但绝无准备去掌管一个部门,我只希望以一个文艺从业人员的身份去起一些桥梁的作用,却从来没有想自己去管,去决策,去负责,去拍板。

02

我连连活动起来,不是为了跑官而是为了辞谢。我找了胡乔木、胡启立,我通过张光年给乔石带了话,请不要考虑我。1986年,我在中央书记处的一次会上被有关领导问到这个问题,我?#30340;?#20204;现在对我印象颇佳,是因为我是一名写作人,却能顾全大局。如果我去负责,去主管,去处理日常事务,我成为你们任命的部门领?#36857;?#25105;的?#31508;?#23450;然逐渐暴露,我的局限定然日益明显,我的处境定然日益狼狈,最后,连现在这点好印象也没有了,有什么好处呢?

胡乔木当场表?#23616;?#25345;和理解我的意见。

也许对胡乔木同志的意见做了别样的解读,总之他帮我说了话后,一些其他同志任用我的决心反而更坚决了。于是其时协助负责人事组织方面工作的中央领导习仲勋同志找我谈了话,他讲得很确定,要求我服从,并且说,如果我仍然不接受,还有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要找我谈话。我谈了我的想法,仲勋同志说,你还可以写作,不需要你抓得过?#24535;?#20307;,你可以多依靠副部长嘛。

在家里,我的小女儿说:“爸爸哪像个文化部长啊……”她那时在上高中,对领?#21152;?#19968;个她直觉中的标准模?#21073;?#35273;得我不对路。她甚至给部长起了一个代号,就是多咪,多咪,用简谱表示就是13,含义是只有一米三,当然是不长个儿的谐音即不(部)长。我的儿子则认为不妨考虑,这毕?#25925;?#19968;件大事,也是一种荣耀。

最后与仲勋同志谈话的结果是我只干三年,三年中请中央物色更合适的人选。

我有些难过。有一次在一个场合看到作家叶楠,他见我就说:“把你牺牲了……”我知道他这是一?#30452;?#30456;的?#32769;?#20043;词,至少不全是本意,但我听了仍觉刺激和沮丧。

?#21490;?/font>“两会?#20445;?#24352;贤亮、冯骥才、何士光等到我家来,还有香港《大公报》著名记者叶中敏,非问我有无此事与我的态度。我支支吾吾。结果张贤亮替我回答说,共产党员服从党的决定。这些都刊登在香港报纸上了。

冯骥才则说,他与外国读者接触?#20445;?#24378;调的是,王蒙是一位作家,一位真正的作家。我?#34892;?#20182;的说法。

03

1986年四月初,我开?#23478;?#20826;组书记的身份主持文化部的工作,至六月,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通过程序,我正式就任文化部部长。

上任之前,作协的班子“?#31471;汀?#25105;,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张锲的几句话,他说,他要说几句话以壮行色,在中国想做点事,没有点权怎?#33905;校?#19981;必想东想西,就去干吧。最后几句话怎?#27492;?#30340;我记不太清了,回忆起来倒是有点“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的味儿。

我反复考虑我与文化部局级干部的第一次见面会,我特别强调希望刚刚退下去的老领?#23478;?#19982;会,其中如周巍峙、林默涵、陈?#25343;?#31561;都是文化界的极有影响的人物,他们所以长期在文化部工作,不仅仅是靠任命,更靠的是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的成就与?#27605;住?#25105;能给大家讲些什么呢?官话、念稿,不像王蒙。没有官话,不像部长。做一个数学不等?#21073;?#23601;是王蒙实在不像部长。

我提出维护改革开放以来的大局,维护文化工作的已经明确的方针政策,维护文化事业的长期稳定的发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27425;?#39064;就解决什?#27425;?#39064;,不要因为个别事件而动辄调整政策提法,只有这样?#25293;?#20445;持政策的稳定性,保持事业的稳定性。

我至今觉得讲得?#39038;?#24471;体,也很实在。后来的?#23548;?#35777;明,这样做比动辄变口号变政策好。

至于当?#20445;?#21608;巍峙同志表示对于我的尊重,老同志颇?#34892;?#22859;。林默涵同志拉住我的手说:“够你戗?#21073; ?#25105;相信他说得很友好。我的?#37027;?#22909;了一些。

上?#25105;潦迹?#21442;加过一次出头露面的活动,是纪念外文版《中国文学》的一个会议吧,那时外文出版局是由文化部管的。我应邀上台?#19981;?#30340;时候掌声热烈,我立?#27492;担?/font>“上台的时候不要鼓掌。我希望的是下台的时候能有一点点掌声……”

陆天明给我写了一封信,和?#30475;?#21761;电差不多。总而言之,他认为一个他唯一寄予期望的中国作家,从此不再存在了。

而最最鬼机灵的信件是河南作家张宇所写,他的一本小说集《活鬼》即将出版,他要我给他写一个序。他说,有人对他说王某现在当了部长,不会有工夫给他写序了。他说,他不信,他认为,区区一个文化部长,当了也就当了,怎么可能影响王老师的文学活动呢?

这个家伙是太能?#21019;?#29579;某的心思了,明知是变相奉?#26657;?#26159;游戏其词,其实是请君入瓮——我?#25925;?#39640;兴得大笑起来。知我者张宇也!

一位领?#32426;?#24535;找?#29238;?#21018;刚被任命为文化思想宣传部门的领导的人开会,说我们?#29238;?#26159;“跨世纪”的干部,我听了,觉得很重压,一直干到下一个世纪?太?#26519;?#20102;。

五月初,我应邀去烟台参加作协的儿童文学会议,初尝走到哪里都得到部长式的尊?#20174;?#23436;?#24179;?#24453;的滋味。后来又去了济南与曲阜。在曲阜,碰到旅居美国的学者董鼎?#21073;?#33891;后来写文章,说是在孔子故里人们放鞭炮向新任文化部长致敬,非也。那是是晚在那里举行宴会的一个商人的排场。

而在烟台?#20445;?#20303;在靠海的迎宾馆中,在非游泳非旅游季节看到了略显?#25293;?#31354;旷?#37027;那?#30340;大海,我有些震动,因为过去一直是?#20174;斡就?#23395;,人头攒动的海。我写了一首诗《畅?#24013;貳?/span>

这是我最“牛”的一首诗,我自己至今为之感动。

04

我上?#38382;保?#37027;时的文化部临时用着?#31243;不?#27004;的西面部分。我进到一个套间办公室,办公桌上摆着好几部电话。红机是党政领导机关内部用的,一个电话机是要通过总机(部电话班)使用的,另一个是?#36744;?#22806;线的。外屋有两个秘书,里屋就是我。

过了大半年,又搬到了孑民堂,在后?#28023;?#26159;很高大的中式?#32771;洌?#20013;间一个大客厅多用于外事活动。当年,周扬任中宣部副部长时曾住在孑民堂,一九五七年初,他“接见”我?#20445;?#23601;是在现在用来会见外国客人的大会客?#25671;?#23377;民堂与我有这么大缘分,三十年后我在这里办上公了。

每天早晨一到办公室,一定会有一大堆文件等着你的处理,简言之叫做“批文件”。文件是五花八门的,涉及文化文艺者占不到半数,其他多是某次会议的计划,某个项目的兴建,某个活动的举?#23567;?#35268;模、参与人名单和经费,此种叫做人财物的问题,非常考验一个人的知识与生活经验面。我是很注意横向尤其?#20146;?#21521;分工的原则的,就是说,该哪一?#35835;?#23548;管的由哪一?#35835;?#23548;去干,你不要越俎代?#25671;?#19978;任后处理文件,第一次,我略感生疏,我将我批了的文件拿给办公厅的老秘书们看,他们告诉我:“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我乃放心大胆地处理起文件来了。

此时出了一个不算太大的问题。一位记者写?#22235;?#21442;,说到电影的评奖中,尤其说到了评得比较专门、比较细的“金鸡奖”的?#22791;辞?#29366;。一位领?#32426;?#24535;看?#22235;?#21442;后批道,怎么这个?#22791;?#24471;这样光怪陆离?恰恰此?#20445;?#21018;?#25484;?#20986;了的最佳故事片,是根据贾平凹的小说?#37117;?#31389;洼人家》改编的?#23545;?#23665;》,里面有个有点通俗?#37027;?#33410;,两户农民对待改革开放的态度不同,而每户农家的夫妇又恰恰对待改革开放的态度各走极端,一户是男的开放一点,女的慎重一点,另一户则是男的慎重一点,女的敢干一点。两家之间与各家内部发生了许多纠葛,最后,两个男人换了老?#29275;?#20004;家日子过好了,和睦了,也逐渐发达了。

领?#32426;?#24535;看了此片,显然不甚满意,便让一些人?#20174;?#25552;意见。

但是这次关于电影金鸡奖的说法?#20174;?#28857;难办。金鸡奖包含二十?#29238;黿毕睿?#35832;如(最佳)导演、男演员、女演员、?#20449;浣恰?#22899;配?#24688;?#25925;事片、合拍片、摄影、化妆、美术片、?#24179;?#29255;、儿童片,还有剪辑、音乐,等等,并无不正常之处,也谈不到光怪陆离,只是领?#32426;?#24535;对之不甚熟悉罢了。

但领导说了话就要当回事,就要贯?#25925;敵校?#20026;此金鸡奖拖?#21525;?#20102;。

其时文化部已经不管电影了,但是有的领?#32487;?#21035;让我去看片子,并强调说王是内?#23567;?#25105;看了,怎么办呢?

稍稍再沉了沉,这也是毛主席教的招数,叫做冷处理。然后我起草了一个书面意见,大意是,影片?#23545;?#23665;》的主题是积极的,是歌颂农村的改革开放的。第二是,原著已经得到了好评,作者也是很有成绩的作家。第三,改编成电影后,换老婆?#37027;?#33410;显得?#24576;?#20102;些,可能放映后有各种说法和?#20174;场?/span>

然后我发挥说,评?#36744;?#19981;意味着评出的作品完美无?#20445;?#35780;奖云云,?#23665;?#30001;评委会正常操作,评出奖来,各方人士可以评论评?#20445;?#23545;于获奖作品可以也须说长道短,百家争鸣,指出不足,以利改进。此为“奖评”。

这后一?#25105;?#35265;其实是受到周扬的一些议论的启发,他多次?#20498;?#35201;搞评?#20445;?#36824;要搞奖评。

我找了高占祥同志联合署名,向领?#32426;?#24535;作了报告。领?#32426;?#24535;圈?#27169;?#27492;事乃告解决。

05

但是我并非事事模棱两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在我到文化部上岗?#37027;凹父?#26376;,一些大报上还刊?#20146;庞?#19968;些宣传文化部门、工?#22374;?#29702;部?#24222;?#25191;法部门联合公布的告示,严禁举办营业性舞会舞厅。

一位年轻一点的作家还向我描绘过在他上大学的时候偶然举行舞会?#37027;?#26223;。说是工人宣传队的队员在舞会周边巡逻,一面看着翩翩起舞的年轻人,一面严肃阴沉地警告着:“注意舞姿!注意舞姿!”“保?#24535;?#31163;!保?#24535;?#31163;!”

我在与万里同志一次接触中,听到他讲,舞厅的开设,夜晚娱乐场所的开设是人民的需要。我乃起意要开放营业性舞厅。摸摸底,说是有关部门主要担心开放舞厅后会有流氓地痞前来捣乱,核心问题?#25925;桥?#24433;响风化。我乃说,那就太好了,各地舞厅应?#27809;?#36814;执法部门派员前来监督视察,可?#28304;?#21046;服?#27425;?#25345;治安,?#37096;梢源?#20415;衣前来调?#26657;?#21487;以长期蹲点蹲坑(后者是行话,专指缉拿犯罪分子等)。我?#39038;担?#21407;来社会上有些流氓无?#25285;?#19981;知会出没在什么处所,使执法部门难以防范。现在可好了,如果他们有进入舞厅捣乱的习惯,那不正好乘机守候,发现不法行为便依法予以痛击吗?

我的雄辩使此事顺利通过,从?#26494;?#24030;大地上开舞厅才成了合法。但浙江省,特别在一九八七年年初,恰在胡耀邦辞去总书记职务之?#20445;?#30001;省人大常委做出一个正式决定,不?#33905;?#25991;化部等部门关于开放并管好营业性舞厅的文件。许久他们并未有正式取消这一决定,但这样的决定?#23548;?#19978;已成?#29616;健?/span>

有一件事我做得非常不成功。部内有一些元老、大家、权威,我很尊?#27492;?#20204;,常常与他?#20146;?#35848;,听取意见等。而每次开会,他们都大骂通俗的、消?#30740;?#30340;文艺文娱活动。王朝闻老师扭着身?#21451;?#27468;星,论证歌星是何等的不?#21834;?#21556;雪老师干脆提出文艺这样搞下去,中国会是“卫星上天,红旗落地……”张庚老师则更是上纲上线地批?#23567;?/span>

我不能不表态,否则等于组织老权威否定当今的文艺生活与文艺发展。我一表态?#31361;?#19982;老人家们发生摩擦,也果然发生?#22235;?#25830;。我毫无办法。

我后来的继任者,根本不再开这种听取意见的会议了,找来吃吃饭还?#23478;?#20026;之,找来提意见,谁会干这种傻事?会议室里炮声震天的场面再不会发生了。这是不是?#24471;?#25105;?#25925;?#22826;书生太君子气?#22235;兀?/span>

原载《一辈子的活法——王蒙的人生历练》北京出版社

?#30001;?#38405;读

王蒙如何当部长

作者:何三畏

查网络词典,“贯彻”一?#24335;?#37322;得与时俱进,体现了?#27827;?#22312;新时期的生命力:“完全地、饱满地将某理论、某计划付诸于实实在在的有效行动”“亦作透彻,贯通理解,谓彻底地实现或体现?#25345;?#24847;图、精神等”。读起来是饱满的现代公文写作的语?#23567;?#23427;也是报纸广播的高频词。例句:“坚决贯彻”“贯?#24618;葱小薄?#22362;决贯?#24618;葱小薄?#20854;后?#28023;?#21017;是上级组织的文件,决定,决议,或上级官员的指示,?#19981;埃?#31934;神。部长,按原义,是事务官,部长的工作就是“贯彻?#20445;?#23545;内阁长官负责。当然,这是一般意义上的部长,中国的部长自不一般,中国的部长也不像一般的部长那么好当。

王蒙,我现在要说王蒙,他做过八十年代中后期的文化部长。王蒙是个异数,他怎么当上部长的,部长是怎么当的,怎么不当的,都不一般。同?#20445;?#20013;国的文化部长跟别的部长也不一样,更不好当,虽不像宣传部长那样居于意识形态中心,但也是意识形态官员,在意识形态上的敏感度,常常比教育部长还高。所以,中国的文化部长和宣传部长与教育部长一样,不是一个事务官,必须懂政治,换言之,不是简单的贯彻。王蒙可能是中国历来的文化部长中最会说话,最会写文章,最会写小说的作家,?#37096;?#33021;?#20146;?#23478;中最懂政治的。他是人杰,人精,在一个不一般的年代,做了一个不一般的文化部长。

曾任文化部部长的王蒙

多年以后,王蒙在他的《八十自述》里说,当中央要他当文化部长的时候,他找了不只一路关系去说项,?#37011;?/font>“当不了?#20445;邓?#35201;多创作。这看起来是真心辞官,这就很不一般,在中国,没有听说还有人曾经这样推辞过这样的权位。但是,没办法,中央看上了他。党已经完成了对他的考查和考验,党知道他懂政治,懂配?#24076;?#39038;大局,靠得住。他对党表达的?#26143;?#21644;态度,?#24515;?#20849;睹,党不会不知道。他多次提到在想起党的时候,在唱起党歌的时候,流下了感激和感动的泪水。

所以,王蒙推辞无效。习仲勋作为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代表组织找他谈话,?#30340;?#35201;是不接受,还有“更大的领导”来找你(王蒙多次谈这个情节,每次谈的多少不一,其中一次对记者说,更大的领导指总书记)。这句话表明,王蒙获得的不是局部,而是党的最高组织和最高领导的信任。习仲勋?#39038;担?#20320;不是还要创作吗,你不管太多,你多用副手嘛。这表明,那时的党选择文化部长,在党性以外,还看重个人能力和社会声望。作为一个党员,再推脱,就不符合党性了。当时王蒙重登文坛,?#20146;?#27963;跃,最?#20889;?#36896;力的作家,经过长期政治运动的历练,也是一个非常懂得分寸,不?#20498;?#22836;话,会“团结同志”的干部。

好,就这?#36766;?#23450;了。但是,王蒙后?#27492;担?#20182;提了这样的要求:只当三年,到时候党要找别人来接手。接受部长任命的恩宠?#20445;?#36824;跟党提这样的条件,如果这是真的,那够洒?#36873;?#25110;者说这也是王蒙的聪明,毕竟一步登上部长席,万一有个差失,有言在先,?#23665;?#21487;退。党居?#40644;?#31561;地跟部长讲条件,也够洒?#36873;?#36825;?#37096;?#33021;,这是那几年的政风。那是1986年啊。如果王蒙不是神仙,一定有神助。三年后,在党很需要他的时候,“?#32423;ā?#30340;期限到了,他生病去了。以一个部长的待遇,疗养到当年9月,李鹏总理宣?#36857;?#26681;据王蒙自己的意愿,接受王蒙的辞职,他不当文化部长了。

在王蒙的自述中,有这样一件事,说在上述时段,有一天,他开?#37011;?#26102;在北京某大学上学的女儿回学校,他等在外面,直到?#29238;?#23567;时后,女儿出来告诉他,同学们答应了不出校!他才离开。这是不是当时给部长临时加的功课,是不是党一贯要求的“管好自己的人”的工作的一部分,王蒙没说,但理解为王蒙个人对时事的“心领神会”是不会错的。然后,从时间上推?#24076;?#36825;之后,王蒙就生病去了。同样从王蒙本人的字里行间,我?#29616;?#22320;以为,生病二字应该加引号。

在共和国的历史上,像王蒙这样入阁,这样下台的部长不可能多。不?#20498;伲?#19981;?#31561;ǎ?#20013;国人经常写文章这样夸奖人,也就是说,其?#23707;?#38590;见到这样的人。中国是个官本位的国家,部长的位置何等风光。王蒙?#20498;?#24403;部长就是和当著名作家不一样?#21073;?#31435;即享受待遇,出行那接待,立即上档次。但话说回来,这样潇洒来去,才像现代制度下的部长。一个部长,做你的事,做完就走,别的也没你的?#38534;?#32654;国的部长不就是这么当的么(那?#20445;?#21644;美国比很正常,邓小平就?#20498;?/font>“美国搞不出文化大革命”这样今天看来比较右的话)。

王蒙的故事?#24471;鰨?#19968;个人,除了会做官,一会还要会做人。但有的人,一辈子就钻研了一门学问,就?#20146;?#23448;的学问。好在这门中国似的学问博大精深,爱因斯坦的智力钻进去也钻不出来!然而,说穿了,这学问也有方便法门,那便是紧跟上级,?#20048;?#19978;级。这样做官的下场,难免一窝官员死在?#40644;穡?#27809;有进退余地,即便最后没有?#36182;簦?#31163;开官场,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别的人生价?#25285;?#32780;王蒙,离开官场后?#25925;?#19968;个作家,打破了他?#37027;?#36744;们进了北京做了官员后再做不回作家的通例。

王蒙多次回?#31471;?#22914;何做官。也是因为王蒙的聪明和狡猾,他的语言总是飘忽的,模糊的,让我们很难听得明?#20303;?#25105;宁愿意相信他还有很多没说,没说的那才是重要的。所以,我们现在只能从他谈的一些小事,从他?#25105;?#19981;定,模模糊糊的语言中来?#27492;?#20570;官的秘密和玄机。简而言之,除了做官通常的功课,即“贯彻”上意以外,王蒙还有他自己的?#29240;葱小狈絞剑?#25110;者说灵活地坚持了一?#27490;?#22330;伦理。

有一年,黄苗子在香港刊物上说王蒙当文化部长,大意是没有什么政绩,就是对人?#20849;?#38169;。这在今天看来,是多大的表扬呀。官已做完,?#30340;?#23545;人不错,就都不错了呀。我觉得,王蒙听?#21073;?#20869;心也应是窃喜的,因为他多?#25105;?#29992;过“一位新四军出身的老干部”对他说的话,“文化部长不糟蹋文化就好了?#20445;?#32769;干部可?#26434;?#22810;么明白的老法,可是,他们就不公开说),他为什么还要去争在文化上的功劳呢。但王蒙?#25925;?#19981;服的,他?#37011;?#30495;有功劳。

1986年,反精神污染的斗争已经结出硕果,社会上好多正在萌动的事情,恰恰就在精神污染的禁忌?#27573;АD信?#25417;对,握手搂腰,提腿扭臀,?#21451;影?#30340;窑洞到北京的中南海,都不跟革命对立。可是,从文革开?#36857;?#32769;百姓被告知,这是西方?#20160;?#38454;级生活方式。到王蒙当部长的时候,是不是开放营业性舞厅的问题,可是提到党的最高机构讨论的大问题。当时有很大的官员认为这不能搞,它会带来社会治?#21442;?#39064;,影响稳定,因为一些地痞流氓会集中到那里去肇?#38534;?/span>

1980年代公共场所自发出现的迪斯科舞会,一度被视为“精神污染”

以王蒙的观念,当然觉得是只能开放,无需讨论。他用他的方式说服了领导。他说,这样就对了,原来社会上有些流氓无?#25285;?#19981;知会出没在什么处所,使执法部门难于防范,如果他们有进入舞厅捣乱的习惯,那不正好乘机守候,发现不法行为便依法给予痛击吗?在王蒙的《八十自述》里,他得意地说,他的雄辩说服了领导。这就是中国八十年代,营业性舞厅突然遍地开花的内幕。

我没有小看这一历史细节。这跟邓小平说?#21543;?#23376;瓜子”多雇?#37117;父?#24037;人?#25925;?#31038;会主义一个逻辑。在当?#20445;?#36825;都需要开放的心胸和对未来的洞见。用今天的话说,这就是右派观念。但王蒙跟邓小平不同的是,他不是总设计师,他只能巧舌如簧,同?#20445;?#36825;是有风险的。要知道,在他上任?#37027;凹父?#26376;,党的大报上骇然刊?#20146;?#23459;传文化部门、工?#22374;?#29702;部?#24222;?#25191;法部门联合公布的告示:严禁举办营业性歌舞厅。

王蒙的开放精神影响到当时的文化,?#25925;弊啊?#27169;特表演、选美、邓丽君这些“新生事物?#20445;?#36805;速在大陆“合法化”。选美一事,敏感度高一些,多了一分曲折。他说,当时有一些高?#35835;?#23548;人、著名的“大姐”?#20146;?#20986;批示,选美是旧社会拿妇女当作玩物的一种活动,表现的是腐朽的?#20160;?#38454;级生活方?#21073;?#32477;对不可以在我们神圣国土上举?#23567;?#29579;蒙是如何“贯?#24618;葱小?#30340;?他说,他看了这些批示,就“通知深圳的文化部门注意掌握”。说得轻巧,“注意掌握”是好掌握的,这多少需要一点胆和识。

我想,如果像何三畏这种人钻进了部长行?#26657;?#20182;会首先掂量,反对和赞成这些“新生事物”的领?#36857;?#21738;一方官大,官大那一方的想法,我就贯?#24618;葱校?#25105;的权限是加码?#33905;校?#22914;果大官?#20826;乔?#39640;点好,我就把官帽也加高?#24576;摺?#24403;邓小平说反对精神污染和?#20160;?#38454;级?#26434;?#21270;?#20445;?#25105;就说,我们要?#32454;?#31649;理外文原版?#28393;模?#22240;为它可能传播西方价?#20498;邸?#23398;生要写论文怎么办?可以不引用原著。当然,我知道邓小平复出就开放了向西方派留学生,但我建议,为了让他们不受西方价?#20498;?#30340;影响,我主持审定一批?#28393;?#35753;他们带出去学,更多的官员就是这么管的。难怪那位新四军的老领导说,文化部长无过便是功。

(本文发表时有删节)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王蒙:人生历练,我当文化部长那...
金敬迈:我在秦城七年多没见过月...
李瑛:红卫兵"五大领袖"浮沉录...
严友良 :陈独秀出走北大与缺席...
杨奎松: 研究历史,需要悟性和想...
邓小平九二南巡?#26680;?#21453;对改革,就...
张永?#21512;?#37122;西苏区肃反研究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nba官方旗舰店
体育彩票销售管理办法 公开验证六肖中特 双色球推荐号码28期 大发百家乐如何的打发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东北彩票论坛手机版下载安装 京东彩票合买保底 北京pk10五码分析技巧 河北20选5除三 新疆福彩七乐彩走势图 江苏11选5中奖助手下载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二百期 nba2k19中文版下载 搜狐彩票3d搜狐论坛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