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20309;?#35273;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李灏:主持深圳工作八年里的惊涛骇浪
作者:李灏      时间:2019-07-09   来源:
 

原载于《百年潮》2011年第1期,作者李灏,原题《主持深圳工作的八年》,此处有删节。

1985年到1993年,我曾任深圳市市长、市委书记。这8年,是我一生的幸运,可以放手做事,大胆试验,大胆地?#22330;?#29616;在这些?#23478;?#32463;是过去时了,功过是非,历史?#26434;?#20844;论。深圳发展的模式并不是固定的,但领导者需要对工作进行总结和?#27492;迹?#25165;能有的放矢解决问题走下去。

有了改革权当市长才有点意思

人生有很多变数。1985年,中央决定派我到深圳工作,许多人没有想?#21073;?#25105;自己也感?#25509;?#28857;突然。当?#20445;一?#22312;北京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党组副书记。对这个调动,我确?#24471;?#26377;思想准备,同时也觉得自己不合适去深圳工作。当时深圳经济特区刚刚起?#21073;?#23545;这个新事物,境外有些传媒把它说得一无是处,内地对深圳的非议也不少。有些同志好心地劝我不要去那个地?#21073;?#36824;有人很直接地说去那里是送死,大?#23567;?#39118;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凉感觉。但是,作为一个有着多年党龄的干部,组织决定?#25925;?#35201;服从。田纪?#39057;?#26102;是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22909;?#20070;长,是我的顶头上司。他?#25285;?#22909;?#29238;?#37096;门要你,我们都没有放。这次任命事前没有征求我的意见。谷牧同志说得很干脆:中央做的决定,你能改变吗?一副无奈的表情。

后?#27425;?#20102;解?#21073;?#27966;人到深圳,对深圳班子要作一些调整,是中央高层下的决心。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后,建设日新月异,取得很大成就。但由于摊子铺得太大、经济秩序不够好等原因,各方面的批评也比较多。内地则对深圳利用特殊政策倒买倒卖赚内地的钱不满。1984年,邓小平同志到深圳视察,他说这?#21355;?#21482;看不说。他给深圳的题词“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20445;?#26159;离开深圳5天后在广州补题的。回到北京,小平同志还曾说?#21073;?#28145;圳是一个试验,成功当然是好事,不成功也是一个经验。这?#24471;?#23567;平同志对深圳充满期望,同时也不无忧虑。

当时深圳领导班子的团结也是一个问题,特别是主要成员之间不那么协调。开?#36857;?#20013;央也觉得临阵换将不太好,是反复权衡利弊之后才下的决心。

我从中央机关到深圳工作,外界确有各种猜测,认为我是“京官?#20445;?#32943;定有尚方宝剑。香港的一家报纸说是“京官南下,力保特区”。

我上任前,当时国务院领?#32426;?#24535;与我谈话涉及的问题比较全面,特别强调深圳功能任务、改革权的问题非常重要和关键。他交代我要把工作做好,用两年左右时间帮助?#21512;?#25226;深圳的工作调整好。我提出要明确一个问题,“深圳?#25925;?#19981;是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他?#25285;?#24403;然是”。这?#20445;?#25105;想起了一件事,1984年深圳推出工资改革方案,改革了劳动分配制度,可是广东省认为标?#32487;?#39640;了,要求停止执?#26657;?#36825;?#24471;?#25913;革也是可以否定的。我就问:“改革是个系统工程,不能这可以改那不可以改,可不可以?#40644;葡中?#19968;些不合时宜的做法?”他点头同意。有了这个权,我觉得来深圳就有点意思啦,否则一点意?#23478;?#27809;?#23567;?/span>

不久,中央发出通知,派我作为广东省副省长候选人到深圳特区工作,任命我为深圳市市长。随后,在广东省人大会上,我被选为广东省副省长。

搞好班子的团结是中央领导交给我的一个重要任务。到深圳后,我与市委书记?#21512;?#21516;志?#25442;?#20102;意见,提出当时工作的“八字”要求,?#27425;?#23450;、控制、调?#23567;?#22242;结。为了解决班子内部的矛盾,我分别找了?#21512;妗?#21608;鼎等同志?#24863;模?#24076;望大家坐在?#40644;?#38754;对面交?#27169;?#35299;决矛盾。?#19968;?#35201;求开常委会不能拍桌子、吵架,要心平气和,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当时深圳与内地,特别是周边地区的关?#24403;?#36739;紧张,与蛇口的关系也比较紧张,处理好这些关系也是当务之急。我提出深圳是全国的深圳,要?#21355;问?#31435;这个观念。如果不在练内功上下功夫,而是利用特区的政策赚便宜,有悖建立特区的初衷。为了协调深圳与蛇口工业区的关?#25285;?#25105;到深圳的第三天,就去蛇口搞调?#26657;?#24182;专门拜访了袁庚同志,向他传达了中央领导对深圳的指示。袁庚同志?#25285;?#20320;来得?#20849;?#26159;时候,现在问题很多,但还没有爆发,一些人对严峻?#38382;?#32570;乏正确认识,认为?#38382;蘋共?#38169;。我们一致认为,深圳与蛇口工业区的团结很重要,我们要支持?#21512;?#21516;志的工作。

四项改革为深圳发展铺平道路

深圳的改革,应该说并不是事先有一套很完整的方案才推开的,而是在发展建设初期,问题摆在了前面,非要去解决不可。任何一项改革都遇到这个问题,任何改革要等到统一认识得到一致认可,或者得到批准后才去做,是不大可能的。我们一直强调,?#23548;?#26368;重要,探索和试验最重要。

1985年8月,我来到深圳的头20多天,大部分是下去摸情况,搞调查研究,一直到正式任命我为深圳市市长。上?#25105;潦迹?#25105;感到政府决策得有制度才?#26657;?#37027;?#34987;?#27809;有人大和政协,首先建立市长办公会议制?#21462;?#22312;9月底的市长办公会上,经过深思熟虑,我提出了四项改革措施,成立四个机构。

第一个是成立外汇调剂中心。这是一项大的?#40644;啤?#26681;据当时外汇管理条例,企?#20826;?#21475;创下的外汇只能到银行去结?#24726;?#25353;照国家规定的?#33805;?#25442;算成人民币;进口需要外?#24726;?#20063;只能去银行按?#24352;萍?#36141;买外汇。1979年美元公开挂?#33805;?#26159;1.5元,就是100美元?#19968;?50元人民币,内部结算价是2.8元,外汇结算实行双轨制。由于换汇?#26432;?#19981;断上涨,几年涨到三四元,对进口有利,但对出口不利甚至亏损。为了大量进口,牟取暴利,深圳有的企业就到处想方设法搞外?#24726;?#23548;致外汇紧?#20445;?#40657;市外汇炒到五六块以上。当时中纪委五室带领几十人,加上广东省的同志,有一支近百人的队伍,浩?#39057;?#33633;地来到深圳,任务就是打击外汇黑市买卖,还抓了一个贸易公司老总。我向他们解?#20572;?#36825;件事是合理不合法,外汇只在企?#30340;?#37096;调整,老总个人没?#20889;?#20013;牟利,因此不能抓,我们很快?#31361;?#24314;立一个新制度,它就合法了。中纪委的同志很讲原则,把情况跟北京汇报后,队伍就撤走了。

不改变鼓励进口、压制出口的外汇政策,深圳发展外向型经济就搞不成。经过?#29238;?#26376;的紧张筹办,1985年11月,我们就以市政府名义成立深圳经济特区外汇调剂中?#27169;?#22996;托深圳市人民银行具体操作。当时深圳市人民银行行长罗显荣到北京汇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分管外汇管理的领导苦笑?#25285;骸襖下蓿?#20320;怎么接这么一个任务?你知不知道这是违法的?”我就对?#19979;匏担?#20986;了事由市政府负责。我们严格规定,只要是深圳的企?#25285;?#25630;出口创?#24726;涂?#20197;到外汇调剂中心去参加调剂,?#27809;?#21333;位也必须是深圳企?#25285;?#35201;严格审查,买卖双方可以到外汇调剂中心参加调剂,价格随行就?#26657;?#21452;方协商决定,不搞统一价格。这是全国第一家外汇调剂中心。这项改革后来得到了中央的首肯,1987年国家外汇管理局正式下文确认合法。

第二项措施是成立投资管理公司。出于什么动机呢?我当市长后,经过调查,发现所有政府机构没有不办企业的。这问题就大了,不用政府机构投资,挂上国有企业的牌子,最后出事?#23478;?#24066;政府埋单。市里领导只能说清楚当年财政收入多少,负多少债,但是全市有多少企?#25285;?#26377;多少资产,负债多少,谁也说不清楚,连资产负债表的概念都没?#23567;?#20316;为市长,连家底都不知道,这怎么?#26657;?#32780;且很危险,我下决心改变这种“糊涂?#24330;?#20917;,提出成立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就是现在的国资委那一套,把所有市属国有企业通通归它管理,一个投资管理公司管100多家国有企业。对这一改革,财政?#24535;?#39318;先反对,说把财政权夺了,省里也不赞同。经过一年多的努力,1987年7月全国第一家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深圳市投资管理公司才正式挂牌成立。又花了一年多时间,到1989年才算弄清楚从建特区到1989年深圳国有资产净资产达到32亿元。

第三项措施是成立监察局。这也是全国首例。为什么成立监察局?目的就?#21069;?#38431;伍管好。这中间有个小插曲,我刚到深圳不久,第一次接待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他问:你们这里有没有贪污?我回答?#25285;?#28145;圳也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怎么可能完全没?#26657;?#20877;完善的社会也?#26657;?#19981;过深圳不厉害就是。他又问,你们怎么对付?我?#25285;?#25105;?#20146;?#22791;参考你们的做法,成立监察局,新加坡有反贪局,香港有廉政公署,但我们不一样,不能照搬。我们的监察局有三个方面的职能:第一是监督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水平,这是政治性;第二监督党风和政风,监督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关?#25285;?#26159;不是实行民主集中制;第三,监督党政官员的操守,这才是监督重点。我来以后,看到当时搞?#25226;?#25171;”、办案抓人等,动不动都是纪委、政法委冲在前线,都是以党的名义出面,对我们很不利,这些明明是政府的职能嘛。纪委应该站在更高的位置上,制定政策,使用干部,监督执?#26657;?#24212;该超脱些。于是决定成立监察局。

监察?#32440;?#38179;密鼓地筹备,过了?#29238;?#26376;,开市委常委会,我就问,监察局筹备简报怎么不发了,近?#27425;?#22768;无息了?怎么回事?当时大家鸦雀无声,都不说话。追问到最后,?#21512;?#21516;志?#25285;?#20154;家不赞同搞这个东西,说是胡?#33268;鎩?#25105;?#25285;?#35841;说我是胡闹?得?#20826;?#20010;道理来,我是认真地做改革实验,怎么是胡闹!就这样停顿了一阵子,一直到1987年5月,深圳市监察局才正式成立,时任监察部?#36744;?#38271;的何勇同志还发来贺电。当时对监察局的干部要求很?#24076;?#25105;主张同级别的干部加一级工资,各方反对得不得了,后来只加了半级。

第四项举措是成立规划委员会。那时深圳还没有国土局,规划作为城市发展的龙头,一个城市的市长必须把城市规划权抓在手里,否则就乱套啦。我当市长不愿兼职,但规划委员会主任我是当仁不让。这个机构成立最顺利,第二年1月,也就是1986年1月,市规划委员会就成立了,聘请国家建设部?#36744;?#38271;周干峙做首席顾问,另外还有来?#26434;?#22269;皇家规划学会、日本东京大学、澳大利?#24378;?#22521;拉规划局在内的30位中外规划设计权威人士担任规划委员会顾问,规定每年?#23478;?#21484;开一次大型的规划委员会工作会议,审议和批准涉及土地开发、城市规划的重大事项。

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我们正在搞旧城改造,规划委员会开会?#20445;?#33521;国专家提出意见,说旧城改造把什么都拆掉,就等于一个人失掉记忆一样,他反对把旧城什么都拆掉。市政府就采纳了他的建议,停?#20849;?#24517;要的拆迁。我又提出,规划不能光在特区内搞,还要包括宝安县。现在大家都认为深圳的城市规划是不错的,其实当时的认识不够,如果经验多一点,精力多一点,也许城中村、乱占乱搭建就不会那么多。

这几项改革,化解了矛盾风险,站稳了脚?#21073;?#31649;好了队伍,管好了资产,为下一步经济发展铺平了道路。

以壮士断臂的勇气调整经济结构

深圳经过最初几年的高速发展,经济急剧升温,逐渐超过了自身的承受能力。当?#20445;?#20154;们对于经济结构、外汇收支等缺乏经验,未能引起警觉。由于前5年超高速的发展,潜伏着的问题终于在1985年下半年暴露出来。由于深圳基建规模过大,?#24335;?#20840;面紧张,也给市财政不断增?#21451;?#21147;。不得已,市财政只有向银?#20889;?#27454;用于基建,几年?#21525;賜钢?#36817;8亿元。基建规模过大,投?#24335;峁共?#21512;理,外汇和财政收支?#40644;?#34913;等一些问题浮出水面。1985年初,香港《信报》连续12天刊登一组文章,总题为《深圳庐山真面?#32771;?#22823;空》,把特区建设所取得的成就说得一无是处。

正当人们对深圳特区前景议论?#36861;祝?#24863;到彷徨、迷茫之际,1986年初,中央及时召开了全国经济特区工作会议,给深圳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深圳是全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主要作用并不?#20146;?#24049;创造多少产?#25285;?#32780;是要先走一?#21073;?#21019;造出新鲜经验来,要求深圳把工作重点转向建立以工业为主的外向型经济上来,由过去的铺摊子、打基础,转到抓生产、上水平、求效益上来。

调整势在必?#23567;?#36825;次大调整,是深圳建立特区以来面临的第一次严峻考验,有人用壮士断臂来?#31283;藎?#34880;淋淋的。但是,不调整就没有出路。1986年,我们对全市1500多项基建项目进行了全面清理,基建规模被?#39038;?#19968;半以上,施工队伍裁减近10万人,20层以上的高楼停建了60多栋。这是一次自觉有序的调整,是有序的撤退,在被动中求得主动。第一,调整是积极的方针,不是倒退,也不是否认过去的成绩;第二,调整要根据?#23548;是?#20917;,不搞一刀?#26657;?#26377;的多调,有的少调;第三,调整必须与改革结合起来,走出“一放就乱,一收就死”的?#31209;Γ?#20026;特区长远发展、为建立新体制新机制打下一个基础。我们规定今后不许搞赤字财政,政府机?#20849;?#35768;给企?#24503;?#25285;保。

经过1986年到1987年约两年的调整,1986年深圳的经济发?#39038;俁人?#26377;所降?#20572;?#20294;从1987年起便稳步快速增长,从此以后深圳的经济开始进入正常轨道,再未出现过大的起伏。可?#36816;担?#37027;时的大调整和相关改革起到了重要作用。三年后,我们还完了所有的银行债务,深圳成为没有债务的城?#23567;?/span>

从股份制改革到证券市场

深圳是全国最早建立证券市场的城?#26657;?#38656;要?#24471;?#30340;是,我们当?#36744;?#27809;有想到要建立证券市场,这是改革到了这一步必然要出现的结果。我们对国有企?#21040;?#34892;股份制改造,就是想解决国有企业活力不足、积极性不高?#20219;?#39064;。

引起我注意和思考的是1984年,我看到世界银行对中国经济问题的一个调查报告。这个调查报告很委婉地提出中国国企改变现状的思路,应对国企在不触动公有制前提下实行股份制改革。他们认为为什么不能把国企独一无二的一个“东家”分解成?#29238;?#19981;同?#24184;?#20225;业、不同地区的国企“东家?#20445;?#27605;?#20849;?#21516;的“东家”有不同的利益。我认为这些观点很新鲜,为此专门请教国家体改委的有关同志,但没能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他们说对这些问题没有太多的研究。

来深圳工作后,国企股份制改革更是迫在眉睫,因为要解决国企中诸多问题,就不能不啃这块骨头了。1986年10月,经反复调?#23567;?#24449;求意见和修改,我们出台了《深圳经济特区国营企?#20498;?#20221;化试点暂行规定》。和现在完全不同,那?#20445;?#25630;股份制、上?#26657;?#26159;我们求企业啊!

1987年2月,市政府又颁布了《关于鼓励?#33805;?#20154;员兴办民间?#33805;?#20225;业的暂行规定》,这是我国最早?#24066;硭接?#20225;?#20826;?#31435;的政府规定。可以这样?#25285;?#36825;是我国最早的一部?#25509;?#20225;业法规,是一项重大?#40644;啤?#36825;项改革的影响和作用大啊!明确规定:现金、实物、商标、专利、?#38469;?#31561;可以投资入股分红。第一,商标、专利、?#38469;?#31561;知识产权得到尊重、保护,大大调动了拥有人的积极性;第二,只要有?#38469;酢?#19987;利等,可?#22253;?#22269;有企?#25285;部梢园燜接?#20225;?#25285;?#23454;现企业形式的多样化。现在作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之一的“民营企业?#20445;?#23601;是在“民间?#33805;肌蓖黄?#21518;所提供的空间发展起来的。

1988年,我去英国、法国、意大利三国考察。在英国伦敦,香港新鸿基证券公?#26223;?#25105;?#20146;?#32455;了一个投?#39318;?#35848;会。英国一家基金公司经理?#25285;?#25105;们不能直接投资你们的工厂企?#25285;?#21482;能买你们的?#21892;薄?#20182;提出的问题对我们?#27492;岛?#26032;?#30465;?#24403;时深圳发展银行等几家?#21892;被故?#26588;台交易,如交易量很大,仅有柜台交易是不行的。

回来以后,我?#28034;?#34385;深圳证券市场建设问题,深圳要利用政策优势,建立?#26102;?#24066;场,通过?#26102;?#24066;场,使企?#20826;?#38598;到更多的发展?#24335;稹?#25105;们马上就成立了?#26102;?#24066;场领导小组,有人不理解,质问“为什么要搞?#26102;?#24066;场?#20445;?#21518;?#20174;?#20154;提出,说?#26102;?#24066;场不好听,容易被人误解“?#26102;?#24066;场”与“?#26102;?#20027;义”的联?#25285;?#37027;好,以后就改为证券市场领导小组,深圳证券交易所就是从这时开始筹备的。

到了1990年,场外黑市交易泛滥起来,到?#22235;?#20197;控制的地?#21073;?#20026;了?#24551;?#23545;?#21892;?#20132;易的管理,我们加快了建立证券市场的步伐。这期间,上海市领导带队专门?#27425;?#20204;这里取经,把我们几乎全套的东西拿去复制。没想到结果是,我们先报了,北京不批;上海报上去,就批?#21525;础?#30693;道这个信息,到1990年11月下旬,我们所有的证券交易系统都搞好了,我说不能再拖了,今天就拍板,就同郑?#21152;瘛?#24352;鸿义几位市领?#36857;?#36824;有几大银行的行长,?#40644;?#26469;到证券交易所参观观摩,大家很兴奋。筹备组负责人王健和禹国刚告诉我?#25285;?#20934;备工作早做好了。我说为什么不开?他们?#25285;?#27809;批?#21525;础?#25105;?#25285;?#26126;天就试?#25285;?#25209;准不批?#36857;?#25105;们政府负责。选定试业的日子是12月1日,我们说的是“试业?#20445;?#19981;用“正式开业”这个词。上海12月15日是正式开?#25285;?#25105;们是12月1日?#26434;担?#20063;没搞仪?#21073;?#21040;第二年批?#21525;矗?991年7月9日才补办了开业仪式。

当时对证券市场的认识没有完全统一。小平同志1992年来到深圳,发表著名的南方谈话。他?#25285;骸?#35777;券、股?#26657;?#36825;些东西究竟好不好,有没有危险,是不?#20146;时?#20027;义独有的东西,社会主义能不能用??#24066;?#30475;,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37096;?#20197;快关,?#37096;?#20197;慢关,?#37096;?#20197;留一点尾巴。”这对我们是个极大的?#22856;琛?/span>

1992年“8·10”事件引发了深圳股市的一场风波,是因为新股认购抽签发售而引起的。为认购新股,全国各地120万人涌入深圳。由于舞弊现象?#29616;兀?#23548;致了广大排队购表股民的极度不满。8月9日售表当天,一些发售网点的秩序就开始混乱。随着事态进一步发展,8月10日那天晚上,少数人开始行使暴力,砸汽车、砸摩?#23567;?#25915;击执勤干警。事情到了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

怎么办?大家束手无策。我?#24471;?#20160;么别的办法了,提议把明年?#21892;?#39069;度一部分提前到今年发?#23567;?#22240;为股民都是冲着?#21892;?#26469;的,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35789;?#27809;有出现舞弊行为,他们也不满意。有人说要不要向上面请示?千钧一发,?#32622;?#24517;争啊!?#24149;?#26377;时间给你层层请示嘛!我?#25285;?#36825;?#20146;?#31616;便易行的办法,事不宜迟,就这样定了。决定以后,连起草文字都来不及,草草写了几条,就拿到广播车去广播:你们游行?#23601;?#20914;击机关是不对的,要保持秩序,我们一定惩治腐败。最关键是这几句:市里决定增发500万张抽签表,将明年的部分额度提前发?#23567;?#26126;天还在原来地点买。结果,游行群众一听呼啦一下散去,都排队去了。

一切部署完?#24076;?#22823;概凌晨两点钟左右,罗干同志来电?#25226;?#38382;事件情况,我把整个过程如?#24403;?#21578;,说已经平息了。过了一会儿,丁关根同志也来电?#25226;?#38382;,我又报告一次。又过了半小?#20445;?#26446;鹏总理亲自打来电话,询?#26159;?#20917;。我告诉他,我们处在一种除了这个办法神仙也挽救不了的局面,挨什么处分?#21494;?#35748;。李鹏?#25285;?#20320;在第一线,你了解情况,就按你的意见办。我很感激李鹏,在这关键时刻他支持了我的紧急措施。凌晨三点多我回到家里,刚?#19978;攏?#30465;委书记谢非来电话,我又报告一番。

一夜就这样过去,平生最惊心动魄的就是这件事了。现在想起来,仍然有些后?#38534;?#20107;情发生在小平同志南下视察后不久,如果冲击边检,冲击政府机关,出现重大冲突流血事件,怎么向中央交代?后来中央通报批评我负一定的领导责任,我心悦诚服地接受。

终身难忘的教诲

邓小平同志视察深圳并发展南方谈话已过了19年。我们很怀念小平同志。陪同小平同志在深圳视察的这5天,让我毕生难忘,深受教育。

1992年小平南方谈话时的一个大背景,是当时国内出现改革开放“姓‘社’?#25925;切鍘?#36164;’”?#26085;?#35770;。其?#25285;?#20174;深圳特区建立开始到小平同志南方谈话,其间对特区的非议、反对声音一直没停,主要是围?#24179;?#31435;特区是搞社会主义?#25925;?#25630;?#26102;?#20027;义。特区进行的各项改革,是顶住各种压力,冒着很大风险进行的。这些改革对或不对,期待着小平同志来检查指导。当小平同志给予充分肯定,并斩钉截铁地说特区是姓“社?#36744;?#22995;“资”?#20445;?#29305;区人真是感动得热泪盈眶,信心百?#19969;?/span>

1992年1月19日上午9?#20445;?#23567;平同志乘坐的列车开进了深圳火车站。小平同志1984年来过深圳,虽然他8年没来,但一直关注着深圳的发展。深圳成功不成功,关系到他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功不成功。尤其是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情况下,这个?#23548;?#30452;接关系这条路线的成功与否。?#23548;?#30340;结果证明了这条路是行得通的。所以,小平同志在深圳情绪特别高。

1992年1月23日,小平同志就要离开深圳了。我想,深圳下一步搞什么,还未汇报过,得抓紧时间向他请示。在?#39034;?#21435;蛇口码头的路上,我就向他汇报我们的初步设想和部署:第一,进一步放开一线、管好二线;第二,搞产?#21040;?#26500;调整,发展金融业、服务业和高新?#38469;?#20135;?#25285;?#25226;第三产业作为支柱产业来抓;第三,撤销宝安县,建立3个区,逐步?#24179;?#29305;区内外的农村城市化;再一个,充分利用全国人大授予深圳的立法权,?#24551;?#27861;?#24179;?#35774;,把全市工作纳入法制化轨道。

听完我的汇报,小平同志非常干脆,立即表态?#25285;?/font>“你说的那几项?#21494;?#36190;同,你就大胆按照这个去做,你要注意总结经验,发现做得不对的就要赶快纠正,避免?#22797;?#35823;。”我?#25285;骸?#25105;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做,争取少?#22797;?#35823;、不犯大错误。”小平同志似乎看出了我的顾虑,又强调?#25285;骸?#25105;跟你讲,第一就是大胆去干;第二是发现干得不对的地方要及时纠正,总结经验,不是首先考虑犯不?#22797;?#35823;。”又?#25285;骸?#25913;革开放的步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看准了,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22330;!?#23567;平同志说话很有针对性,一句是一句,没空话、官话。

到了蛇口码头临别的那一刻,他已走了几?#21073;?#31361;然回过头对我们?#25285;?/font>“你们要搞快一点!”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李灏:主持深圳工作八年里的惊涛...
何?#21073;?#22312;饥饿线上挣扎的1960年
张 皓:对1949-1950年解放台湾三...
愈?#21361;?#26472;小凯和他的三次范式革命
李?#35029;?#23002;文元如何走到政治前台
王蒙:人生历练,我当文化部长那...
金敬迈?#20309;?#22312;秦城七年多没见过月...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nba官方旗舰店
德甲球队关系 足彩进球彩18102期推荐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设置 13张梭哈 真人龙虎斗网站 中超历届射手榜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意甲总进球纪录 香港赛马会论坛三中三 浙江11选5任选5秘诀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让分胜负负2 今晚特码大公开 刮刮乐怎么能刮到大奖 中彩票大奖怎么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