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胡德平:在高尚..
·胡德平:記耀邦..
·胡德平:警惕打..
·胡德平:改革初..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本網特稿
胡德平:改革初期國民消費的饑渴需求
作者:胡德平      時間:2018-10-16   來源:《中國為什么要改革》
   

編者按:今年4月23日和731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都分析研究了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并傳遞出多個重要信號。其中,有關“持續擴大內需”的表述尤其引人注意。現就“擴大內需,刺激消費”的問題,推薦胡德平介紹耀邦同志在這方面的五篇有關論述,讀者可從中了解該問題的相關歷史。

 

 

 

 

 

胡德平:改革初期國民消費的饑渴需求*

 

——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一

 

 

 

* 《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是胡德平同志在2009218《中國經濟時報》上發表的文章。該文原為五個部分,現編排為“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一至之五,五個部分的題目現分別為“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一至之五的題目。本文是《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一文的第一部分。收入人民出版社出版、胡德平著《中國為什么要改革》一書。

 

 

 

耀邦同志于1982519召集了一次研讀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的討論會。研讀討論會是針對我國當時的經濟問題,結合改革開放的現實而召開的。參加者有宋平、劉毅、李朋、袁寶華、薛暮橋、馬洪、鄭必堅七位同志。討論會上,大家都發表了意見,氣氛平和,暢所欲言。意見雖不能完全一致,消費問題引起黨內高層的注意,并產生積極影響,可能還是第一次。會后,由馬洪同志整理成文,在經濟研究中心作了學習、傳達。

 

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一至之五五篇文章是對那次討論會的回顧,能否又對當前我國克服經濟困難起到一些參考作用呢?這就是筆者執筆的出發點。

 

今天中國居民的富裕程度,國家實力,遠非30年前能比。雖然今年我國社會經濟的發展還面臨不少問題,但就我國現有的各種有利條件而言,只要我們抱以善于應戰、又敢于勝利的智慧與決心,那么率先走出全球經濟危機的陰影則是完全可能的。那次討論會,只能作為真實歷史進程中的一截橫斷面,愿它像一面鏡子,可以讓后人看到中國共產黨人為民富國強目標所作的努力,又可以看到每個歷史時期人們都不能避免的歷史局限性。

 

 

 

改革開放的初期,我國還是一個貧窮的國家,一個不合格的社會主義國家。幾億農民未得溫飽,城鎮職工的工資也少得可憐,1978 年,我國個人儲蓄余額210 億元,以當時10 億人口計算,人均21 元。1982 年,個人儲蓄余額已達到570 億元,人均57 元。不到4 年,居民儲蓄即增加到2.7 倍,雖然絕對值還很小,但城鄉居民的收入已大幅攀升,儲蓄也成倍增長,已是可喜的事實,且發展勢頭方興未艾。這是因為我黨實行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工作重點的轉移,明確了生產的目的,人們如饑似渴的生活需求開始逐步得到滿足。

 

1982 519的那次座談會上,大家都對一個具體問題——啤酒生產問題展開了有趣的討論。作為座談會上的一個插曲,它生動地反映了當時生產和需求的尖銳矛盾,也算是一個經典的小故事吧。

 

一、啤酒生產的插曲

 

1978 年全國生產啤酒達到40萬噸,李先念同志據此作出“把啤酒搞到50 萬噸”的重要批示,給啤酒行業鼓舞很大。那幾年啤酒生產發展很快,但大中城市供需矛盾仍然突出,我國自產的大麥原料可做750 萬噸啤酒,但國家到1985 年才安排了250萬噸啤酒生產,可是國家還要計劃管理,要進行調整,下達控制指標。耀邦同志說:

 

 

 

這就把我搞糊涂了。既然材料不缺,供需矛盾又十分突出,各地積極性又很高,而且正在上馬,為什么調整要調整到它的頭上呀?

 

——《耀邦同志同幾個主要經濟部門負責同志的一次談話紀要》

 

 

 

結果是1985 年,我國生產啤酒310.4 萬噸,大大超過原來計劃。超過計劃是否就滿足需求了呢?也未必。

 

啤酒生產節節高攀,不是偶然的,新的所有制企業,根據市場需要,加大了發展速度。秦皇島有家國營啤酒廠,供不應求。在它旁邊又誕生了一家社隊啤酒廠,取名“山海關”啤酒,很快在競爭中,“山海關”啤酒占據了秦皇島啤酒的主要市場。國營廠不服,以“挖社會主義墻角”之名,向市委狀告“山海關”啤酒廠。在兩個廠打官司的前前后后,《工人日報》等 36 家新聞單位都支持社隊工廠生產的“山海關”啤酒,這些新聞報刊都參加過《人民日報》開展的“生產目的”的大討論。認為生產要為需求服務,要為人們的消費服務。當時,國務院主要領導人看了對“山海關”啤酒廠是否“挖社會主義墻角”的各種報道之后,明確表示:誰代表新的生產力就支持誰,誰把生產搞上去就扶持誰,人才流動是正常的,社隊企業是新生力量。

 

當時只是大中城市的供需矛盾突出,到底有沒有算2200 個縣市的啤酒需求呢?進一步說,有沒有計算8 億農民也終有一天要喝啤酒呢?現在50歲以上的人都記得,20 世紀70 年代中期人們是拿著暖水瓶買啤酒,80 年代初,才有了瓶裝啤酒;中央統戰部在80 年代中期到順義燕京啤酒廠買瓶裝啤酒,還要找關系才行。80 年代末,在飯館里喝啤酒還必須搭配幾個小菜。直到90 年代市場上才大量出現了“五星”、“青島”等聽裝啤酒。現在啤酒生產到4000 多萬噸,已是1985 年原計劃的16 倍還多。市場、消費對生產力的發展有著多么大的推動力呀!

 

啤酒的生產和消費只是這次座談會上的一個小例子,消費的觀念就是市場的觀念,就是民生觀念,用生產和消費同一性的觀念去指導生產,就有明確的目的性,各種方法也會層出不窮。

 

 

 

二、山東超出預計37%的消費增量說明了什么

 

1978 年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露頭以來,農村形勢發展很好,農林牧副漁全面鋪開,多種經營、社隊企業迅速發展,短短兩三年的時間,人們的口糧多了,錢多了,幾個人的活一個人干了,個別地方勞動力剩余了, 僑匯源源流入僑鄉。某年春節期間,上海郊區五千臺電視機就一售而空,我還清楚記得胡啟立同志任天津市委書記時,一次興沖沖地向耀邦同志說,城內黑白電視機積壓,市委向各區縣打了個招呼,農村的大爺大叔們趕著馬車把積壓電視全部買走。

 

根據農村出現的這種欣欣向榮的大好形勢,耀邦同志和國務院的萬里、姚依林等同志商量,從1981 年起每年要遞增300 億元的消費品,搞不了300 億,也要搞250 億。能否達到這個目標?19815月,他借休養的機會到了山東臨沂、泰安考察,并和省委蘇毅然等同志商量,山東群眾能否每年增加20 億消費品生產?為此,他問山東的同志到底需要什么消費品,原材料夠不夠?并說:緊緊抓住滿足人民消費品的需要,抓住這一環,來推動工業的調整,工業的改革。

 

一年過去了,在這次座談會上,耀邦同志又回憶起此事,他說:

 

 

 

1981年我先到山東,同山東的同志講,按全國每年三百億的幅度增長,你們山東按人口比例要十八億到二十億的消費行不行?他們算了三天,蘇毅然同志跟我講,他們搞不到。他說今年(注:指1981年)可以搞到十六億,明年可以搞到十八億。今年(注:指1982年)一月份他寫了個報告來,他們去年完成了二十二億。

 

——《耀邦同志同幾個主要經濟部門負責同志的一次談話紀要》

 

 

 

一年之內,山東群眾對消費品的需求,竟增長37% 以上。這使耀邦同志更加充滿了大膽工作、繼續學習的信心與決心。

 

 

 

三、人民的需求如潮似涌

 

20 世紀80 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人民的需求如潮似涌、洶涌澎湃起來,極大地帶動了我國經濟的發展。這一時期的社隊企業、“三來一補”企業、三資企業、城市的集體企業及個體專業戶、雇工數人的個體經濟都如雨后春筍,破土而出。他們的產品都以市場為導向,以民生產品為主,這支力量越來越強,大大填補了眾多日用消費品生產的空白和缺環。

 

全國人民開始接觸、享用到了更多、更好、更新的生活日用品,有了日益充足豐富的農畜產品。當時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中,也夾進了許多生活的新元素。“太陽島”、“游泳裝”、“六弦琴”和人們更新的衣著梳妝相得益彰;“少林寺”、“上海灘”、“澎湖灣”和社會多種的喜愛情味相映成趣;“四化”、“中興”、“阿信”、“八十年代”和人民改革大潮的進程相互激蕩。這一切固然有刺激、鼓勵、引導消費政策的作用,但也不應忘記建國以來,我國建立起來的龐大的基礎設施和工業化規模。問題是不能為重工業而重工業,不能為生產而生產,不能工業報喜而商業報憂。只要第一部類的生產為第二部類的生產服務;只要國家大力扶植民生產業,產業得到合理調整,我國的生產、消費、分配、流通就能在運動中平衡,在發展中適應。

 

擁有以上這些變化,發展經濟的必要條件仍意猶未足。國家為了解決短缺經濟帶來的種種社會問題,還大力開辟就業門路,鼓勵青年自謀生路、自主創業。黨制定的新政策又使數百萬計的城鎮青年、待業人員進入到餐飲業、零售業、服裝業、建筑業、運輸業等行業,從而使我國服務業快速發展起來。

 

我黨政策的正確,群眾的自覺,使我國經濟呈現出國家、集體、個人一起上的局面。很快市場上的手表、自行車、縫紉機的老“三大件”就被電視機、洗衣機、電冰箱的新“三大件”所代替。人民群眾如潮似涌的需求,就在前所未有的市場中,不斷得到了滿足。

 

 

 

本文后記

 

 

 

19825月,耀邦同志和我國經濟部門、經濟界六位同志,結合我國居民的內需消費問題,學習馬克思有關著作,思想非常敞開。盡管他的許多觀點黨內一些同志并未接受,甚至受到批評,但歷史證明國家、國民的內需問題、消費問題,是我國從計劃經濟轉入市場經濟首先遇到的、回避不了的問題。

 

這次學習討論會從啤酒、暖水瓶、新老“三大件”、山東1981年的消費品增長量談起,讓人覺得有互拉家常的味道。

 

 

 

2010104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胡德平:改革初期國民消費的饑渴...
胡德平:警惕打著共享的旗號搞新...
胡德平:記耀邦同志關于農村商業...
胡德平:在高尚全同志新書發布會...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nba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