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改革開放人物志..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傅聰、李春光和胡耀邦
作者:丁 東      時間:2018-08-10   來源:
 

 

  1981年,鋼琴家傅聰回國演奏,《人民日報》發了廣告后,突然停止,一些報刊記者原定對他的采訪也突然取消。原來,是中央黨校高級班一學員給胡耀邦寫信,認為傅聰是“叛逃者”,對報紙廣告詞稱他為“先生”表示憤慨。胡耀邦作了批示,意思是演奏會開了也就開了,這樣“大肆宣揚,真是荒唐!”

   中央音樂學院教師李春光和傅聰是相識不久的朋友,他聽到這個情況,連夜起草了一封給胡耀邦的信,說:

  春節前后,我先后兩次同傅聰長談。我覺得有責任把我知道的情況說一說,或有助于澄清一些誤解和偏見,對各方面有點益處。

促使傅聰出走的直接原因,是他的父親,著名作家、翻譯家傅雷被打成“右派”。同時,他本人也在一九五七年留學生歸國學習期間,受到重點批判。一九五七年初,傅雷到北京參加全國宣傳會議,聽了毛zhuxi的講話,興奮莫名,夜不成眠。他覺得,在毛zhuxi領導的這樣一個黨面前,是無話不可以講的,是應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他睡夢里也不曾料到,他竟會因此變成一個“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傅聰說:我即將畢業回國,我知道,等待我的,將是父子互相揭發、批判。對于兩個自尊心很強,絕不肯違心地講話、行事的人來說,這實在太難堪了!果真如此,前年就不是給我父親一個人開追悼會了,很可能是開父子追悼會。他沉重地說:實在是逼上梁山。我當時確實預感到國家可能要走上一條吉兇難測的路。想來想去沒有別的辦法。我是在極度痛苦和失望中走的。

傅聰出走后,1965年加入了英國籍。他說:這完全是為了生計。拿著中國護照,許多地方不準我演出。弄得我沒有辦法生活。傅雷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氣,同他斷絕了通信。直到半年后,他的岳父梅紐因寫信多方解釋、勸說,傅雷才同他恢復了通信。

 粉碎“四人幫”后,傅聰看到了新的希望。1979年,他主動向我赴英藝術教育考察團要求回國做一點工作,考察團的同志告訴他國內條件還很艱苦。他說:我不怕,我一定要回去,什么苦我都能吃。

 傅聰三次回國教學、演奏,無論學識、修養還是工作態度,都得到好評,受到贊揚。為他開車的司機說:這個專家很老實,每天就是上學校練琴、教課。星期天也不休息。商店、公園一次都沒去過。離京赴滬的當天上午,他仍像平日一樣到學校練琴。

 談到我們學校許多天賦很好的學生時,他說:他們都是非常之好的材料,但是往往只能發展到某一個限度。他告訴我,他父親曾對他說:你首先要做一個人,然后才談得到做藝術家。他認為許多學生不懂得這個道理,一味熱衷于技術,熱衷于國際比賽,說穿了還是熱衷于狹隘的個人名利,很少去思考做一個什么樣的人,為什么目的去學習音樂,心地很狹窄。這樣的人,在藝術上的發展只能是很有限的。問題在于有些教師和領導人好像也喜歡這樣,因為容易出“成績”。他還認為我們的某些藝術創作、表演中存在盲目崇拜、模仿外國的庸俗傾向,搞得非常淺薄。
  一月三十日,《北京晚報》關于傅聰同中央樂團合作演出的報道,從原稿中把傅聰的名字全刪掉了,但保留了同臺演出的美國指揮家、樂團獨唱演員的名字。這件事對他刺激很大。在北京期間,特別是后期,有的同志對他態度有點冷淡,尤其是有的記者,對他先熱后冷,使他覺得傷心。我想,這樣一個人,又經過了二十幾年的時間,是理應獲得諒解的。

 李春光說,我感到應當使更多的人知道傅聰的真實情況,澄清一些誤解和偏見。如果在許多人心目中,傅聰始終是一個拋棄祖國、背叛人民的“叛逃者”,那么,我們像現在這樣熱情地邀他回來講學、演出,自然會使人感到是很沒有原則的。

 李春光把信寫好,第二天早上就送給中央音樂學院院長兼黨委書記趙渢。趙渢說:你信中材料是準確的,但是不要提耀邦批示,那是內部的東西,你何以知之?更不要去批評耀邦。你把那些話統統刪掉吧。李春光說:不必刪。據我所知,耀邦是可以批評,而且是歡迎批評的。如果你的批評合事實,有道理,他不會生氣,反而會高興。

 當天中午,李春光騎自行車來到中南海東門,把信交給一位秘書,并說:這是一個急件,請求盡快送達。下午兩點,胡耀邦就讀到了。他說:這件事要想個辦法妥善處理,并寫了一段批語。大意說:傅聰出走,情有可原。出走之后,沒有做損害祖國的事。他在國外刻苦鉆研業務,回國演出、講學受到歡迎。對他,要體諒,要愛護,要關心。他在國外生活似不甚富裕,回來演出、講學,要給一點報酬。要派一個人去同他談一談,以表示社會主義祖國的慈母心腸。

 兩三天后,文化部代部長周巍峙的秘書打電話把胡耀邦批示的內容告訴李春光,并說,決定派吳祖強立即去上海看望傅聰。后來,周巍峙又請傅聰吃飯,詢問有什么事需要幫助。傅聰說,黃賓虹送給父親的書畫,他想帶幾幅去英國,海關不準。周巍峙于是同外事部門聯系,使之放行。

 李春光雖然只是一個青年教師,但影響很大。1975年夏天,他曾就電影《創業》問題貼過一張批判于會詠的大字報,引起過毛、鄧的關注。打倒四人幫以后,他為朝野刮目相看。當選中國音樂家協會常務理事。他率先提出恢復《國歌》田漢原詞的意見。他還說,《社會主義好》這首歌的背景是“反右派”,其特定的歷史印記是改不掉的,藝術上也不高明,詞、曲都顯得空洞、粗糙。電視臺天天播放,源自耀邦提倡。我們應該把這些情況告訴他,以期有所改變。當時擔任中宣部長的胡耀邦接受了他的意見。

 我二十年前拜訪過李春光先生。不知他近況怎樣。李春光的仗義執言,胡耀邦的虛懷若谷,都是中國當代政治生活中稀缺的品質。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傅聰、李春光和胡耀邦
祝華新:一部出格的話劇與耀邦主...
鐘沛璋回憶胡耀邦
劉明鋼:胡耀邦的公仆品質
胡耀邦當選總書記,召集家人開會...
"大右派"葛佩琦回憶胡耀邦為自...
珍貴的墨跡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nba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