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共青”城不会忘记——追忆胡耀邦与“共青”城
作者:      时间:2019-04-17   来源:
 

共青城位于江西省?#36744;浚?#26159;全国唯一以共青团命名的城?#23567;?/font>1955年10月,98位上海青年响应党中央号召来此扎根垦荒,经过几代人的筚路蓝缕、勤恳建设,如今这座城市已成为中国羽绒服装名城、国家级纺织服装产业集群基地。胡耀邦同志曾先后两次亲赴共青,三次为共青题词,与共青人有着长达30余年的深厚友情。时值耀邦同志逝世30周年之际,特刊发此文以为纪念。

 

1984年12月12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在江西德安县共青垦殖场,亲切地同1955年来到这里垦荒的上海知识青年交谈,称他们为老“垦友”。 )

| 吴苾雯

1989年4月15日。对于“共青”人来说,这是一个大喜大悲的日子。

这天,盼望已久的中国鸭鸭羽绒(集团)公司成立;年产量1500万米的印染厂竣工投产;第七届羽绒制品交易会开幕。三喜临门,共青城喜气盈盈。

下午6点半钟,欢乐的人们正涌向即将开始的焰火晚会、舞会,城中心的高音喇叭里突然传出如泣如诉的哀乐。?#20960;媯?#20687;一记重锤敲在“共青”人的心上。

场党委书记于维?#19994;?#36300;撞撞朝家里奔去,他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前来参?#21451;佳迹?#38598;团)公司成立大会的农业部原?#36744;?#38271;刘培植同志,4月10日去医院看望耀邦同志时,他还兴致勃勃的地给刘培植介绍“共青”,请其转达他对“共青”人的祝贺。

可是当人们站立在电视机前,面对哀乐声中那熟悉的面容,不能不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耀邦同志再也不能来到这块他深深关切着的土地,再也不能来与他的“垦友”和“棚友”们开怀畅谈……

人们无声地聚集在“共青”路上,这是耀邦同志曾经走过的路。这条路上曾洒下他爽朗的笑声,这条路上曾留下他健步如飞的身影。这条“共青”路,经历了34年风风雨雨;风风雨雨中,有一个人始终相伴“共青”人前?#26657;?#36825;个人就是耀邦同志。

“共青社”得名

1955年10月18日。98位上海知识青年高举着“向困难进军,把荒地变成良田”的队旗,高唱着《垦荒队员之歌》来到了江西省德安县九仙岭?#38534;?/span>

这是?#40644;?#33541;草丛生、遍?#32423;?#34746;、野狼出没的湖州荒滩。

垦荒队员砍倒茅草盖起了茅棚。白天,开荒锄将手磨出了血泡,晚上,一群群野狼围着他们烧起的篝火,发出饥饿的?#24179;小?/span>

不到一个月,有人?#37027;?#22320;走了,再也没有回来。有人家里来信来电报,催促他们回去。

11月29日,这是垦荒队员们来到这片荒滩上的第43天。

下午三点多钟,一辆电?#30733;?#27839;着铁?#21453;?#36828;处驶来,停在离茅草棚不远的地?#20581;?#36710;上走下来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身穿咖啡色中山装的中年人。有人认出来了:“那是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大家欢呼着,呼啦啦一下围上去。

“同志们?#37327;?#21862;!”耀邦同志笑容满面地挨个儿与垦荒队员握手问好。

大家拥着耀邦同志走进他们刚刚盖起来的茅棚。耀邦同志揭开米缸盖问大家粮食够不?#24576;裕?#38382;年纪小的队员想不想家。

他走进一间间茅棚细心察看。告诉大家哪些地方漏风要糊上泥,哪些生活用具还要添置。他走出茅棚,来到青年们刚刚开垦出的土地,沿着窄窄的田埂一块一块地看,询问一天能开多少荒地,哪块地播小麦,哪块地?#38047;?#33756;。当听?#20826;?#24517;渊等三位队员?#19995;?#20102;一种速度快、质量好的“三人开荒法”,耀邦同志兴致勃勃地要三位队员给他介绍这?#20013;?#30340;开荒法,鼓励他们不断创?#38534;?/span>

披着落日的余?#20572;?#32768;邦同志和青年们说说笑笑回到了茅棚。

“今晚就在你们这里吃饭,平常你们吃什?#27425;页?#20160;么。”他笑眯眯地说。

“我们晚上吃稀?#22466;!?/span>

“好嘛,就吃稀?#22466;!?/span>

梳着一对长辫子的王宝华将?#32676;?#20046;的稀饭?#35828;?#33541;棚门口平时当桌子用的石碑上,桌子上只有一盘盐炒黄?#22466;?#32768;邦同志拿筷子去?#20449;?#23376;里的黄豆,夹了几?#25105;裁患?#36215;来,他干脆放下筷子,边用手抓起豆子丢进嘴里边说:“这叫五子登科。”

他端起稀饭连喝了几口,边喝边说:“好吃好吃,是谁做的?”

“是她做的。”有人指着正低着头蹲在一边吃稀饭的王宝华。

“小鬼,过来,坐到我身边来。”耀邦同志亲切地招呼着。

王宝华红着脸紧挨着耀邦同志坐下,她难为情地说:?#21485;?#24744;和我们?#40644;鷙认?#39277;,真不好意思。”

“小鬼,我今天吃的你做的稀?#22466;?#30416;豆,等你?#21069;选?#20849;青’建好了,我再来吃你们的酒席。”

他边说边和大家拉家常:

“茅棚住得惯吗?”他?#30465;?/span>

?#30333;?#24471;惯。”队员们回答。

“茅棚是我们亲手盖的,我们要永远住下去,茅棚万岁!”有人情绪激动地说。

耀邦同志笑着说:“茅棚是临时的,不能永久住下去,它?#33618;?#19977;岁,不能万岁,将来要盖更好的房子。”

他问垦荒队来了多少女队员,听说只有25人,他连连摇着头说:“女的少了,女的少了,不够”。他对带队的党支部书记说:“?#38498;?#20877;动员一些女的到这里来。”

大家听他这么一说,都忍不住笑了。笑声中,朦胧的夜色从远处?#33268;?#36807;来,茅棚里点上了煤油灯。

队长周文英表情沉重地对耀邦同志说:“有件?#20081;?#21521;您汇报,我们这里有个队员跑回上海了。”

耀邦同志笑着说:“这没什么,你们98个人,就像一块铁,经过千锤百炼,除掉杂质,会更纯更坚。”

青年们请耀邦同志给他们题写社名。他思考了一下说:“就?#23567;?#20849;青社’怎么样。”

这时有人去找毛笔,没?#19994;健?#21103;队长陈家楼灵机一动,他找来一根竹子,在一?#25918;?#20010;口子,然后将药棉夹在中间,抽根缝被子的线扎好,?#28304;?#20195;?#30465;?/span>

耀邦同志握着这支他称之为“有?#19995;?#24615;”的“毛?#30465;保?#20889;下了“共青社”三个大字。

这时,垦荒队员们?#36861;着?#22238;自己住的茅棚,拿来自己的日记本,请耀邦同志签名留念,耀邦同志趴在煤油灯下,在 垦荒队员的本子上一一写下了他的勉励和希望。

夜深了,耀邦同志和大家一一告别,他紧握着垦荒队员的手说:“你们是全国青年中的第一批垦荒队员,要想办法战胜困难,把共青社办好。今天办好共青社,将来建设一座共青城。”

垦荒队员们依依不舍地送耀邦同志走上电?#30733;怠?/span>

浓浓的夜色中,耀邦同志从车窗里频频向他们挥手告别。年轻的垦荒队员?#21069;?#26263;下定决心,不能退缩,一定要坚持下去,要在这片荒滩上建起一座共青城。

?#20498;?#33394;的梦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23454;?#21592;送来一封信,是耀邦同志写来的:

“我刚参加元旦庆祝晚会回来,想到?#22235;?#20204;,不知你们今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

上次来,见你们文体用品少,我?#31859;?#24049;的稿费给你们买了几件?#21046;鰨?#20960;件体育器材,还有书和一?#33618;种印?/span>

你们去县城买米,要走上十里路,太不方便,我已跟铁路部门联系,看能否在你们那里增设一个车站,你们想要一节铁轨当钟敲,我已分别给有关部门去函,请他们解决。

信在一个个垦荒队员手中传阅着,这兄长般的细致入微的关怀,深深温暖了他们的心。

没过几天,两位铁路工人抬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轨走进了茅棚,铁轨上还用红绸布扎了朵大红花。铁路工人告诉他们,这里准备新增一个车站,叫米粮?#22363;?#31449;。

从此,垦荒队员们再也不用沿着泥泞的小路去县城背米了,再也不用为了远方亲人的一个邮包,去受?#20185;?#20043;苦了。

从此,耀邦同志和垦荒队员们开始了长达34年的友情。

“你们制定?#25237;?#29983;产发展计划吗?年收入计划多少?”他来信询?#30465;?/span>

“我们计划今年开垦200?#35835;?#30000;,年收入计划人平均80元。”垦荒队员们回信。

“80元太少了,起码要120元。”

这年?#31069;?#20849;青社不但做到了粮油自给,每个人还?#20540;?#20102;近百元钱。他们乐滋滋地又给耀邦同志写信报喜。

1959年,一场特大洪水席卷了他们刚刚建设起来的家园。

垦荒队员们没有悲观,没有气馁,他们和随后而来的新垦荒队员?#40644;?#25179;着“共青社”的牌子,又来到了?#40644;?#26032;的荒滩。他们重新搭起了茅棚,他们勒紧裤带,?#39318;趴?#39292;,在?#20102;?#20102;千年的土地上,?#26893;?#19979;了希望的种子。

1966年,一场给这个民族带来深重灾难的动乱开始了。

“共青”人到处打听耀邦同志的消息,他们听说他?#36824;?#36827;了牛棚,听说他在河南的干校喂猪放牛。

从此,音信阻隔,天各一?#20581;?/span>

垦荒队员们也被卷进了这场风暴中。但是,他们心中的理想没有熄灭,他们没有忘记建设一座共青城的嘱托与使命。

于维忠,这个当年卖掉上海的房子,将母亲和两个弟弟?#21363;?#21040;这个荒滩上来的老垦荒队员,在动乱中,他将当年耀邦同志题写的“为共产主义奋斗”的日记本藏在茅草屋的屋檐下,这是他战胜困苦的精神支柱。

1969年?#31069;?#24403;时的江西省委负责人下令解散垦殖场,停发他们的工资,要各人自?#39029;?#36335;。有的人含着泪,撑着竹排走了。

望着这片曾洒下无数汗水,献出了自己青春年华的土地,于维忠流泪了,难道我们响应党的号召,坚持走拓荒之?#21453;?#20102;?!

他拿出了藏在屋檐下的那个深蓝色的日记本,又想起了1955年那个令人难忘的夜晚,想起了耀邦同志分别时的殷殷嘱?#23567;?#20026;共产主义奋斗,建设一座共青城,这条路不会错!理想没实?#37073;?#25105;不能离开这块土地。

他和留下来的400多名队员?#40644;穡?#21448;一次离开了自己含辛茹苦建设起来的家园,来到了?#40644;?#26434;草丛生的湖州。

办公室在竹排上,“共青垦殖场”的牌子挂在电线杆上,没有生产资金,他们东借西凑,没有粮?#24120;?#20182;们吃草根?#23433;耍?#20877;次开始了从零起步的创业。

他们围湖造田、开荒造?#37073;?#20182;们放鸭养鱼、兴办工厂。他?#21069;?#36215;了板鸭厂,将丢弃的鸭毛捡回来,尝试着做羽绒服装。没钱买?#32622;?#26426;, 自己动手设计制造。没有洗毛机,把鸭毛拿到河水里一把一把地清洗……

“鸭鸭”牌羽绒服装带着“共青”人的希望,终于走出?#22235;?#29255;贫瘠的土地。

30多年来,“共青”人经受了一次又一?#20301;?#28781;性的灾难打击,他们的信念不变,意志不垮,就是因为,他们始终没有忘记耀邦同志“建设一座共青城”的嘱?#23567;?#36825;个?#20498;?#33394;的梦,是他们战胜困难,从一次次灾难中顽强站起来的力量源泉。

“共青社”到“共青城”

1984年12月12日上午,一辆乳白色的中型旅行车,沿着宽阔洁净的共青大?#26391;?#36827;共青垦殖场。

“耀邦同志来了!耀邦同志看我们来了!”“共青”人奔走相告。

耀邦同志一边微笑着招?#37073;?#19968;边走下车。

这里已不是29年前他看到的荒山野岭。茅草棚不见了,座座高楼拔地而起,?#20146;?#19971;层的楼房是日产万件“鸭鸭”羽绒服的羽绒厂,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羽绒服装生产基地,产品行销30个国家和地区?#33618;亲?#24237;院式的工厂是江南最大的?#25237;?#39278;料酒厂。还有板鸭厂、风琴厂、养猪场、蛋鸡场……那有着中国古典式凉亭水榭、欧式尖顶的小楼是“青年之家”?#33618;?#32511;草茵茵、花果累累的是?#20013;?#20844;园,还有商店、学校、医院……

这里已建起一座共青城。

29年来,耀邦同志一直牵挂着、惦念着这里的“垦友”和“棚友”。出来工作后,多次打听他们的情况,并多次请人捎来他的问候。1978年9月26日,得知“共青社”改为了“共青垦殖场”,仍坚持“共青?#31508;乱擔?#20182;欣然命笔,给“共青”人写来了“共青垦殖场”的场名。

今天,他们终于又见面了,就在这个理想变成了现实的地?#20581;?#24403;年的老垦荒队员已两鬓染霜不再年轻,耀邦同志激动地紧紧握住他们的手。

垦荒队员们围住耀邦同志,他们?#34892;?#22810;许多的话要对他说。

“耀邦同志,我叫周承立,老垦荒队员……”周承立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当一次次灾难袭击“共青”时,是他将“共青社”的牌子从一个地方扛到另一个地?#20581;?#20170;天他有多少话要对这位他视作兄长的亲人讲啊!他想讲“共青”人29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当年的垦友,有的已长眠在这块土地上,有的蒙受不白之冤几十年。他想说当年他们?#40644;?#22352;在茅棚里?#35044;?#30340;建设一座楼上楼下电?#39057;?#35805;,商店学校工厂样样齐全的共青城的理想终于实现了。

陈家楼紧紧握住耀邦同志的?#37073;?#28909;泪滚滚。这位当年垦荒队的副队长,因反映有关部门挪用垦荒经费被打成右派,当了17年“牧牛人”。此时,他有多少话要对面前的亲人讲啊,“20?#25913;?#26469;,我之所以历经磨难,矢志不移,是因为我时时刻刻牢记着您在我日记?#26087;?#20889;下的‘下定决心,战胜困?#36873;?#30340;鼓励。”

耀邦同志?#25925;?#37027;样平易近人,?#25925;?#37027;样谈笑风生。

他?#19990;?#22438;荒队员:“你们都成了家吗?”

“都成了家,有的还当了公婆呢”大家笑着说。

原来,当年耀邦同志知道垦荒队员?#20449;?#38431;员少,一直挂念着他们的婚?#38534;?/span>

他详细询问厂里生产发展和职工收入情况,他对场党委书记于维忠说:“当年我来这里,跟你们?#40644;鷙认?#39277;,你们当时生活很艰苦,我?#21442;?#21147;给你们增加工资,现在你们生产上去了,要注意改善职工的生活。你们的工?#20160;?#21035;不大,应拉开工?#23454;?#27425;,把岗位责任制和工?#20351;夜常?#36825;样才能提高大家的积极性。

中午,“共青”人为耀邦同志准备了丰盛的?#20849;恕?#20182;们一直记着29年前耀邦同志的?#32423;ā?#31561;共青城建好了,我再来吃你们的酒席。”

今天,共青城建起来了,当年在茅草棚里的?#32423;?#32456;于可以实现了。桌上摆的是他?#20146;?#20135;的板鸭、鸭杂、鲫鱼、瘦肉型猪肉,还有自己酿造的葡萄酒,猕猴桃酒。

周承立端着一杯葡萄?#35889;?#21040;耀邦同志身边:“50年代您来的时候同我们?#40644;鷙认?#39277;吃盐豆,今天我用我?#20146;?#24049;生产的酒敬您一杯。”

耀邦同志笑着说:“我们是‘垦友’”,说着喝下了这杯酒。

“现在你们这里还有多少老垦荒队员”他?#30465;?/span>

“今天在这里的有17名”。

“那好,你们17加上我18个,我们18个老松?#40644;?#30041;个影。”

吃过午饭,耀邦同志来到共青羽绒厂参观羽绒制品展览中心,?#20540;?#19978;7层楼顶,俯瞰这座起始于茅棚的新型城镇。他感慨万千地挥?#24066;?#19979;了“共青城”三个大字。

“共青社”到“共青城”,这是一条多么不平常的?#23454;?#20043;路,奋斗之路啊! 耀邦同志热情洋溢地讴歌这种奋斗精神:“一切有理想,有抱?#28023;?#26377;出息的当代中国青年,都应该从你们的奋斗历程中悟出一个不朽的真理,中国青年的光明、前途,要靠自己用双手去开辟。中国人民的光明、前途要靠自己用双手去开辟。”

耀邦同志下楼时,场团委书记顾玉良气喘吁吁地迎上来:

“总书记,50年代您给‘共青’的青年题过词,今天给我们80年代的‘共青’青年题个词吧。”

耀邦同志接过本子笑着说:“不是有首歌?#23567;?#24180;轻的朋友来相会》吗,里面最后一句歌词,‘光荣属于80年代的?#20081;?#36744;’,好,就写这句。”说着,他趴在楼梯的扶手上,写下了“光荣属于80年代的?#20081;?#36744;”的希望与祝愿。

欢聚的时光转眼就过去了,?#36136;?#20998;别的时候。蒙?#19978;?#38632;中,耀邦同志向站在雨中送行的“共青”人挥手告别。

车开动了,他还在挥?#37073;?#36523;边的警卫按下他的右?#37073;?#20182;又高高地举起了左手……

“共青”人没想到,这一面?#25925;?#27704;别。

归眠“共青”山林

1989年4月15日,这是个黑色的日子。

“共青”人在这天失去了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他们的知音。

34年来,“共青”人没有享受过耀邦同志的特殊?#23637;耍?#21364;从他那里汲取了用之不尽的精神源泉。

场党委书记于维忠忘不?#22235;?#27425;在中南海与耀邦同志的长谈。

那天,耀邦同志冒雨离开“共青”后,当天深夜又请秘书打电?#26696;?#20849;青”,相约半个月后,请“共青”人去北京长谈。

12月27日,于维忠来到中南海耀邦同志的办公?#25671;?/span>

正在批阅文件的耀邦同志从办公桌后快步走过来,紧紧握住于维忠的?#37073;?#20687;阔别已久的朋友。他急切地打听“共青”的情况。当于维忠详细地汇报了“共青”的生产发展情况和近期奋?#32442;?#26631;后,他建议非生产性建设不要搞得太多,要和场的经济实力、经济发展相?#35270;Α?/span>

那次他们谈了很久很久。

“共青”的办公?#25671;?#35768;多“共青”人的家里,都挂着一个装有耀邦同志亲笔信的镜框,这是“共青”30周年时,耀邦同志写来的贺信:

30年前,你们中间的老一代人,响应党的号召,高举向困难进军的旗帜,发扬坚韧不拔,艰苦创业的垦荒精神,勇?#19994;?#21040;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30年来,你们在鄱阳湖畔的荒滩野岭上安家落户,生根开花,?#31859;?#24049;的辛勤?#25237;?#21019;建了生机勃勃繁荣富裕的共青城,这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中国青年的一个富有教育意义的创举。

捧着这封信,场长戚善宏热泪盈眶。他忘不了去年1月5日和同伴去北京看望耀邦同志时,耀邦同志伫立在门口依?#32769;?#36865;的情景。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谈了很久。从不?#26579;?#30340;耀邦同志拿出?#40644;?#33541;台酒笑着说:“今天破例招待你们。”席间,他兴致勃勃地又谈起了“共青”,他说,养殖业要深加工,“鸭鸭”牌羽绒服要占领国际市场……

他还透露一个心愿:要再到“共青”来。

4月16日,第二代“共青”人,共青羽绒厂?#32972;?#38271;陈志怀带着“共青”人沉重的哀悼,风尘仆仆地来到耀邦同志的家。

他曾多次来这里向耀邦同志汇报工作。这里他是?#25970;词?#24713;。如今房屋依旧,草木依旧,可是那爽朗的笑声呢?那?#21738;?#30340;话语呢?那熟悉的身影呢?

站在耀邦同志的遗像前,陈志怀泣不成声:耀邦同志,我代表“共青”人看您来了……,您知道吗,您一直关注的中国鸭?#36857;?#38598;团)公司成立了,?#20146;?#24180;产1500万米的印染厂?#37096;?#24037;投产了,在您鼓励下办起来的共青职业学院已培养出了自己的第一批大学生……“共青”人一直盼望着您再回“共青”……

 

1990年12月5日,耀邦同志的骨灰被安葬在共青城,他终于回到“共青”,将永远和“共青”人在?#40644;稹#?/span>

4月22日上午,于维忠和三位“共青”人走进了人民大会堂。他们代表2万“共青”人来向他们的“垦友”和“棚友”做最后的告别。

当听到耀邦同志的骨灰将葬在“共青”的青山绿水间,“共青”人哭了:生前您深切地关怀着“共青”,死后您还要回到“共青”来,你是要永远地和青年在?#40644;?#21834;……您的亲人告诉我们,您生前看的最后一本书是《周恩来传》,看完后您合上书,表情严肃地说,“谁掌握了青年,谁就掌握?#23435;?#26469;,这是真理。”没想到,这?#25925;?#24744;给活着的人留下的最后遗言。

4月29日,大雨滂沱。

“共青”人陪着耀邦同志的子女上山为他选择墓地。他们要将这里最好的山林献给他。

?#21485;冒职?#21644;老百姓在?#40644;?#21543;,他本来就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的女儿哽?#39318;?#35828;。

“不需要墓碑,在坟头立一块奇?#21890;?#29366;的石头,?#32844;?#20182;会?#19981;?#30340;。”他的儿子声音沙?#39057;?#35828;。

他们为他选择?#22235;亲?#20381;傍着鄱阳湖的小山丘,这是一座无名的山丘。

1990年12月5日,耀邦同志的骨灰被安葬在共青城,他终于回到“共青”,将永远和“共青”人在?#40644;稹?/span>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共青”城不会忘记——追忆胡耀...
历史转折中的胡耀邦——冲破重重...
耀邦:一代人的精神激励者
“摇钱树”、“丰?#23637;?#24944;耀邦—...
何?#24076;?#19968;件小事识耀邦
徐庆全:文?#25112;?#30340;知心人胡耀邦
孙毓?#29301;骸?#31532;两千零二封人民来信...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nba官方旗舰店
新浪彩票图表走势图 澳门三分彩骗人 123期码报开奖结果 海南体彩app不能提现 北京pk10开始直播 p3试机号金码今天晚上 福建快3福利彩下载 福彩擂台赛中彩网 静心阁99876单双中特 广东好彩1玩法说明 福建11选5基本走势图 云南快乐十分开前三直 手机六合图库 陕西最近彩票大奖得主 山东十一选五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