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22675;?#20166;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祝华新:谒耀邦墓,重温30年前的青春热度
作者:祝华新      时间:2019-05-13   来源:
 

 

我是1979年入学的大学生,在改革开放凯歌前进的年代接受高等教育,进入主流媒体工作。虽然是一周六天、活版车间站着拼版到凌晨4时的大夜班,白天仍然早起外出采访,工作强度超出996,没有任何倦意,却常常为?#40644;?#25253;道、一行标题可能“推动了改革”而兴奋不?#36873;?#36825;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

他用富有感染力的语气说:“我们?#22675;?#23478;处在地球上气候最优良的地带?#20445;?958年4月14日人民日报《胡耀邦同志在全国青年工人代表会议上的报告》)。“在座的各位年纪有大?#34892;。?#20294;是我们大家都是二十世纪的中华儿女。由于粉碎了‘四人帮’,现在我们大家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掌握了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有一首歌,叫作《我们的生活充满了阳光》。的确,我们现在是在阳光灿烂的大道上前进。?#20445;?979年11月17日人民日报《华国锋等同志接见文代会代表》)“我们的?#20081;的?#19981;能成功,能不能在一二十年内取得为后代人称赞的成就,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在中国现在政治舞台上的近二千万干部、三千八百万党员、几百万解放军和几千万共青团员。?#20445;?981年2月2日人民日报《胡耀邦同志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19981;啊罰?   在体制内的重要场合,他说着说着便站起来,或高举双?#37073;?#25110;握拳舞动的情景,让年轻的我们心潮澎?#21462;?#24863;觉世界正是我们这个年纪,一个全方位对外开放的现代化国家将在我们这一代人及身而成!

习近平在纪念耀邦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纪念胡耀邦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心在人民、利归天下的为民情?#22330;!薄?#21516;胡耀邦同志接触过的人,都有深切的感受,他一身正气、品节高?#23567;!?/span>

 

1989年4月他的逝世,是我们这代年轻人遭遇的第一次心头重击。我们从80年代“天之骄子”的轻狂,?#26009;?#24515;来,艰难地地调整人生姿态。

 

(耀邦夫人李昭题?#26102;?/span>

耀邦?#20146;?#36807;雪山草地的长征“红小鬼?#20445;?#32463;历过战争年代和党内斗争的残酷考验,却依然保有一颗赤子之心,从没有整过人,也没有防人之心。陕西人民出版社《1965:耀邦早春行》一书披露,耀邦在“文化大革命”前一年外放担任陕西省委代理第一书记,深入?#37096;?#22320;区,8天跑了7个县,在当时极左氛围中公开宣讲“解放思想”“政令公开”。当时陕西强调“彭、高、习反党集团流毒很深?#20445;敖准?#26007;争格外激烈”。仅1964年,就有6000余名干部、群众被视为敌对分子抓捕,发生多起自杀。老百姓吃不饱?#20146;櫻?#21364;在卖力打击“投机倒把分子”。耀邦在干部大会上讲:“我们社会主义革命根本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发展生产力!如果粮食不多,猪不多,棉花不多,油不多,还叫什么大好形势?”当时搞“社教?#20445;?#20154;人论家庭成?#37073;?#36139;下?#20449;?#26597;“三代”(父辈、祖辈、太祖辈)“五夫”(姐夫、妹夫、姨父、姑父、舅父)。耀邦却在?#37096;?#35828;:“家庭出身无法选择。我们党的许多高级干部,包括政治?#27835;?#21592;,他们几十年前,都是地富家庭的子女,他们和家庭划清了界限,出来搞革命。所以前途是可以选择的,不要唯成分论。”耀邦毅然代表省委宣布“三个暂停?#20445;?#26242;停?#24230;耍?#26242;停?#20843;?#24320;”(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暂停“面上夺权?#20445;?#32416;正过火的“社教”运动。在宁陕县,一天清晨,耀邦见一农妇提着竹篮,篮里几把小?#26657;?#29992;半块?#20960;亲擰?#32768;邦问,你卖得啥?村妇慌忙回答:我不卖,我是送人的。耀邦给村妇?#36710;ǎ骸?#19981;怕,你就说省上胡耀邦让卖的。”

1965年6月,叶剑英元帅偕张爱萍将军来西安。张爱萍对省里大员说:我们一进潼关就看到陕西的麦子长势喜人,“耀邦瘦了,陕西肥了。”叶帅用随行的军用飞机把在省里挨批不得过关的耀邦接回?#26412;?#30740;究者评价说,胡耀邦“1965年在陕西小试锋芒,1978年后在全国大见成效”。

粉碎“四人帮”后,耀邦被提名为中央党校主持工作的副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耀邦当着华国锋主席的面说:“什么叫实事求是,什么叫群众路线,这种认识是经过革命的多次挫折,用无数血的代价换来的。由于实行这?#25945;酰?#25105;们党极大地提高了马克思?#24515;?#20027;义的思想理论水平,学会了治党、治军、治国的本领。(1977年10月10日人民日报)

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后,耀邦主持了陈少敏大姐的追悼会。陈少敏,与?#22363;?#37011;?#32972;?#26159;党的七大仅有的3位女委员。1968年10月八届十二中全会表决“永远开除”刘少奇党籍的决议,131人举起齐刷刷的手臂,只有陈少敏趴在桌上用庄严的右手捂住左胸,拒绝举手。耀邦曾激动地说过:“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大家都犯过错误,都举了手。就是陈大姐没有举?#37073;?#27809;有犯错误……”耀邦在中组部部长任上大力平反冤假错案,恐怕正是这样一种老?#32423;参?#20811;的良知底线拷?#39318;擰?#28608;荡着他的心。

人们忘不了1978年耀邦同志在中组部主持工作时,每天收到约500封要求平反文革中冤假错案的申诉信,他每天亲?#28304;?#29702;?#26412;?#32423;、地委书记以上干部的申诉信33封,通过其他渠道转来的申诉信也一一过目;忘不了十一届三中全会?#38498;螅?#32768;邦同志亲自主持召开了六七次各省市的疑难案例座谈会,力排众议,解放了一大批老干部;忘不了在耀邦同志主持工作期间,沉冤22年50多万被打成“右派分子”的人获得改正,“61个叛徒”等大案要案迅速得到解决。(1989年4月22日人民日报《11亿中国人民为你送行》))

 

(谭嗣同的一句话?#23433;业?#31934;锐,惟见吾子?#20445;?#20063;?#35270;?#20110;耀邦)

奋力扭转几十年的极左路线,耀邦满腔热忱地对待每一个同胞和党内同志,以温暖的包容融化了被政治运动所伤害过的社会各界的心。

——对文艺界:林彪、“四人帮”把我们党和文艺界?#22675;叵党?#24213;破坏了,把全国的文艺界办成一个管教所,设置了数不清的清规戒律,他?#20146;?#36779;子,戴帽子,打棍子。我们要建立新的,也就是?#25351;?#27611;主席创立的党和文艺界?#22675;?#31995;。这个新?#22675;?#31995;是什么呢?就是党的宣传部门应该是文艺界同志们前进过程中的“服务站”。这个“服务站”大概要有这?#29238;?#37096;门:一个是文艺“问讯处?#20445;?#25351;出文艺的方针、路线,给文艺创作以?#25913;希?#19968;个是?#30333;?#26009;室?#20445;?#20026;文艺创作提供过去的和现在的资料;一个是休息室,歌手们口渴了,有一口凉白开喝?#22351;谒模?#36824;要有个“医疗室”。假使我们的文艺发生了感冒,嗓?#21451;?#20102;,总要搞些清凉剂;第五,还得有个“修理室?#20445;?#27468;手们的?#21046;?#22351;了,总得需要修理修理。这后两个就是同志们讲的文?#25484;?#35770;和批评。这两个我们不懂,请一些专家和人民群众来做,采取群众路线的方法来帮助我们的百花开得更鲜艳。

相声艺术表演家侯宝林即席赋诗:“春天又来到,鲜花需水浇。既要施肥料,也要施农药。”可是,过去“四人帮”是怎么干的呢?是:“掘之以锹,?#20852;?#22823;?#21073;?#26525;叶尽凋,最后全烧!”侯宝林的话引起了全场会意的畅笑声。(1979年1月3日人民日报《胡耀邦同志在文联举行的迎新茶话会上对文艺界同志提出热情希望》)

我知道,我们的宣传部门对你们关心不够,支持不够,帮助不够。还?#34892;?#20154;,对你们的?#25237;?#24456;不尊重,甚至横加干涉,粗暴对待。我要说,在我们党中央的领导下,所有这些缺点,一定能?#24674;?#27493;克服,而?#20999;?#36829;背党的文艺政策的错误行为终归要会受到严格的禁止。我们党和文艺工作者的正确关系一定会健康地发展起来。(1979年11月17日人民日报《华国锋等同志接见文代会代表 希望文艺大军大显身手繁荣文艺》)

——对科技界:“现在科技战线一些做党?#22675;?#20316;的干部?#20849;?#25026;得领导和帮助科学家搞科学。参加茶话会的科学家们给科技战线做党?#22675;?#20316;的同志捎回一句话去:要善于领导科学,就要爱科学、学科学、钻科学,同科学家?#40644;?#39569;上骏马,去迎接科学的春天。?#20445;?979年1月24日人民日报?#24230;?#22269;科协和政协科技组联合举办首都科技界春节茶话会》)早在“文革”后期主持中国科学院工作期间,耀邦就主张“科学技术是生产力?#20445;?#24182;因此而被贬斥;“文革”后他和邓小平一道,为科技人员的“白专道路”正名,主张领导干部的知识化、专业化,反对外行领导内行。

——对电影界:“回忆过去,我们有欢乐的年代;新中国成立后,影坛上百花盛开。但也有悲愤的时刻,许多同志遭受林彪、‘四人帮’?#32676;Γ?#36824;有不少人失去了生命。目前最重要的是放眼未来。要集中精力搞现代化建设,怎样使我们电影创作繁荣起来?要走群众路线,要把思想搞得活跃一些。?#20445;?979年1月31日人民日报《奋发?#35760;看?#36896;影坛上群星籼烂的年代》)

——对年轻人:“青年同志能够胜过我们。你们今天学习的条件要比老一代人好。现在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很正常,大家可以畅所欲言。这同十年内乱期间的情况大不一样了。把老一辈开创的伟大?#20081;?#19981;断推向前进,青年应当胜过老一辈要成为全党的舆论。?#20445;?983年1月5日人民日报《胡耀邦同志在团一中全会上谈青年的历史重任》)耀邦给一名团干部复信时诚恳地指出:“教育青年的办法,不是压,不?#20146;ィ?#24212;该是引导两个字。‘引导’?#21462;?#25945;育’更精确,意义更宽,这是我几十年工作经验的总结。”人民日报曾化名《一位老干部给青年的复信》,发表在1978年4月10日报纸上。

 

——对精神文化:耀邦认为:我们正处在改革、开放的时期,经济生活的重大变化,必然会引起人们?#22675;?#24565;形态、精神状态、生活方式以及人与人?#22675;?#31995;的深刻变化。耀邦主导的十二届六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郑重宣示:“对外开放作为一项不可动摇的基本国策,不仅?#35270;?#20110;物质文明建设,而且?#35270;?#20110;精神文明建设。”

 

80年代人民日报头版这样的标题?#22270;?#21160;人心)

当年党内也有人议论耀邦举手投足,激动起来常呈手舞足蹈状,与领导人的身份不符。但更多的人?#19981;?#24182;敬重耀邦的?#24066;?#32780;为、光明磊落,衷心认可他为知?#26007;?#23376;和青年人的良师益友。耀邦去世后,长期主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喇?#21462;?#33410;目的孙敬修老人,?#35858;?#22899;的挽扶下来到耀邦家灵堂,泣不成声,半晌?#20826;?#19968;句惊天动地的话来:“你是一个大好人啊!?#20445;?#20154;民日报孟晓云、王楚《11亿中国人民为你送行》)

人民日报对耀邦抱有很深的感情。“文革”后期,“文革”前的人民日报副总编辑胡绩伟与赋闲在家的胡耀邦在?#26412;?#21327;和医院第二门诊部偶遇,就在候诊长椅上闲谈起来。两人在“文革”前见过面,但没有什么交谈。“文革”中同时成为被批斗的“黑帮?#20445;?#23545;党和国家的命运以?#26696;?#20154;的沉浮感慨良多,容易产生共鸣。恰巧耀邦夫人李昭、胡绩伟夫人胡一哉在“文革”前?#25925;?#21516;事,同在?#26412;?#24066;纺织局做?#26412;?#38271;。于是,胡绩伟夫妻经常到胡耀邦家做客。1977年耀邦执掌中央党校后,接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胡绩伟紧跟其后,配合默契,建立起“相当密切?#22675;?#20316;和友谊关系”。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耀邦只是一名中央委员,管不了宣传口。用胡绩伟的话说,人民日报之所以在实际上“接受他的领导?#20445;?#23601;是因为“志同道合”。此“二胡”携?#37073;?#34935;心地服膺“文革”后众望所归的邓小平,为改革开放摇旗呐喊。很多富有震撼性和穿透力的思想,就是从西北角的中央党校发源,通过人民日报向全党、全社会发?#36857;?#22312;中国大地轰响思想解放振聋发聩的春?#20303;?/span>

西?#26412;中?#20256;口老干部秦川,长期受康生?#32676;Γ?/font>“文革”后找到耀邦家,申诉冤情。耀邦一边请秦川品尝夫人李昭烹饪的?#23376;?#27748;,一边愤然断言:“康生在党内的历史,几乎净是耍阴谋诡计的历史,不知有多少好同志被坑?#35858;?#30340;魔掌中!”很快,秦川调任人民日报第一副总编辑,与胡绩伟搭?#25285;?#25512;动冤假错案的平反。

延安出身的胡绩伟、秦川对党内斗争经验丰富,瞄准康生留在中组部的部长郭玉峰作为拨乱反正的?#40644;?#21475;。收到中组部老干部送来的揭发郭玉峰的大字报后,他们以人民日报党委的名义,整理成?#40644;?/font>1万多字的内参《从一批老同志的大字报,看郭玉峰在中组部的所作所为》,报送中央。胡耀邦听了秦川带领报社编辑前来做的汇报,急得在室内来回疾步走,并连连轻声?#26434;錚骸?#25105;们不下油锅,谁下油锅,谁下油锅!”

“文革”后获得“改正”的新华社“右派”戴煌深情地说,“下油锅”这句话就是胡耀邦“为解救亿万人跳出苦海,?#38472;?#20013;国共产党内一群慷慨悲歌之士,奋勇冲向‘两个凡是’堡垒时的大声呐喊”。

 

(共青城耀邦纪念馆陈列的耀邦名言)

人民日报的老报人在“文革”后大彻大悟,富有正义感和历史担当意识。有的冤案曝光和批评报道,起初是报社自作主张搞的,在遇到阻力后,是耀邦挺身而出给予宝贵的支持。像张志新之死,人民日报率先组织讨论,受到批评。耀邦却在纪念马克思逝世100周年的?#19981;?#20013;,列举为革命而献身的有代表性的英雄人物时,最后提到了张志新的名?#37073;?#35828;她是当代的刘胡兰、无愧于时代的英雄。

 

1983年的“清污”中,出现了剪披肩发、剪喇叭裤管的风潮。人民日报没有跟风,在中央打招呼后及时发出报道披露:尽管?#34892;?#22320;方,清除精神污染走?#35828;?#26679;,但“丰富生活,美化生活?#20445;?#26174;然仍是广大?#26412;?#20154;民新的追求。?#20445;?984年1月2日《欢声笑语向着明天——首都街头元旦见闻》)党报更是直指?#32922;心?#35854;报军情”》:在一些向上报的材料中,断章取义、夸大渲染、以偏概全、?#25105;?#35009;剪、?#32771;?#20110;人……严重的是,它会影响上级机关的决策。(1984年4月11日)秦川后来告诉对我,他当时的想法是:不能用封建思想反对?#26102;?#20027;义,不能影响和冲击对内搞活、对外开放。

胡绩伟、秦川?#28909;?#20010;?#36291;?#24378;,有时走得太急、太远,常给耀邦?#38201;櫸场?#20154;民日报的内参《情况汇编》曾批评石油部一名?#36744;?#38271;占公家小便?#32781;?#32768;邦主张这位同志还年轻,可以从轻发落。秦川以为这是在讲妥协,更加来劲,一连发了好几期内参。气得胡耀邦摇头叹息:“秦川想把我?#39057;?#21738;里去?把我?#39057;?#26080;路了!”

 

(秦川和耀邦合影)

耀邦病故后,人民日报的同志内心悲痛。1989年4月15日耀邦去世那天,人民日报记者魏亚南正在江西共青城采访,?#21490;?#20849;青垦殖场和中国农村信用社?#20064;?#30340;全国第一家农村产业集团——鸭鸭集团成立,庆贺之时广播电视里突然响起耀邦去世的哀?#37073;?#20840;场惊?#25285;?#21916;庆顿时变成了哀悼。有的放下手中的酒杯起立默哀,有的禁不住掩面流泪。成立大会原定施放的焰火熄灭了,安排好的舞会取消了,人?#20146;?#21457;地扎花圈遥致哀?#36857;?#21069;往?#26412;?#21514;唁的代表准备打点上路……共青垦殖场党委书记于维?#36965;?#26159;1955年到这里垦荒的第一批上海知青。他告诉魏亚南,?#32972;?8名上海知青来到这里不到四十天,团中央第一书记胡耀邦就赶来看望大家。(1989年4月22日《共青城的哀思》)

于维忠给魏亚南透?#35835;?#19968;个秘密:胡耀邦?#22675;腔一?#35201;送到共青城来。他生前无?#36744;?#22312;关?#22675;?#38738;?#20081;担?#27515;后还要同共青人在?#40644;稹?#32768;邦追悼会开过,来京祭奠的于维忠又告诉魏亚南,李昭已决定将耀邦安葬到共青?#24688;?/font>“这件?#20081;?#32463;得到中央批准,我们这就回去安排。”

于维忠回去后不久,很快又来?#35828;?#35805;,动情地述说了耀邦子女在共青城选择墓地的细节。魏亚南含泪写下了《身后?#40644;?#24773;依旧——胡耀邦墓择址记》,正式披?#35835;?#36825;件令人动容的事:

耀邦逝世前,一次偶然的家中聊天,他谈起了自己身后的愿望:“我死了,不想到八宝山去。我希望共青城的青山绿水能成为长眠的地方。”说者?#34892;模?#21548;者有意,夫人李昭真真切切地记下了这句话。

 

(耀邦1984年第二次来到共青城)

耀邦长子胡德平、女儿李恒(满妹)首先来到了共青城中心,一处原计划辟为公园的山岗。这里风光秀丽,绿树娉婷、芳草?#26410;洌?#19968;汪?#28210;?#28246;波光粼粼,真是个宜人的休憩胜地。在共青人心里,耀邦安息在这里再好不过了!然而,德平、李恒不用踏?#20445;?#20415;否定了这个选址。李恒说:“父亲生前最怕侵害群众利益,死后也不能与人民争地。不要因父亲墓地改变共青城?#22675;?#21010;,这里?#25925;?#30041;给人?#20146;?#20844;园更合?#30465;!?/span>

一行人离开城中心,来到周围几座山岗,?#24739;?#22788;处黑绿的杉木林郁郁葱?#26657;?#37117;是精心绿化过的。人们望着山上的树木,当年耀邦与第一代垦荒队员开荒?#36136;?#30340;情景宛若眼前。如今大树参天,绿荫如盖,?#36335;?#27491;在准备接纳这位最有资格安享宁静的灵魂。不料,几处?#28304;?#30340;山岗都没被耀邦家人认可,他们认为:“在绿化过的山上修墓,免不了?#36710;?#19968;部?#36136;髂尽?#20026;了一个死去的人破坏已有的树木,他心里会不安的。”

人们打着雨伞,踏着泥泞的红土地,走到城东南两华里的地方,山坳中间一座高40多米的荒山呈现在人们面前,据德安县志记载它叫敷阳山。登上山顶,鄱阳湖一望无际,共青城尽?#26157;鄣住!?#36825;里很好,就选这里吧!”对于这意外的决定,有人认为太荒凉。耀邦的家人却坚持说,不要紧,墓地选在这里不至于毁?#37073;?#36824;会有助于这一带的绿化。

德平、李恒依照父亲生前的意愿,又当场讲述了建造胡耀邦墓地的希望与要求:国家经济困难,不能因父亲墓地大?#36865;聊荊?#22312;世时,父亲的负担已经够重了,死后不要把灵堂、纪念馆等建筑物压?#35858;?#36523;上了;父亲生前是个解放了的人,他希望死后也不要被大理石或?#32440;?#28151;凝?#20004;?#36896;的墓穴缚住,只须将?#33108;?#28145;埋地下,让他与养育过自己的土地融合到?#40644;穡?#22320;面不必竖立高大墓碑,塑个半身像,基座不一定要碑文,刻上少先队、共青团和共产党的徽志,象征他从参加儿童团、共青团到共产党的革命一生。(1989年5月15日人民日报)

耀邦的遗愿?#36335;?#25552;示了一个时代的宿命,光明澄澈的领导人,把青年拓荒者的园地作为最后?#22675;?#23487;。徜徉在共青城,遥想54年前,耀邦在这里跟上海知青?#40644;?#20303;茅草棚,就着萝卜干吃稀饭,围着篝火拉家常。没有毛笔,只好就地取材,选了一节小山竹,找了一团棉花,从棉被里抽出?#29238;?#32447;,把它绑了起来。又找来墨汁和?#21073;?#32768;邦高?#35828;?#39064;了“共青社”三个大字。顿时响起?#40644;?#25484;声,有队员情不自禁地高呼“茅棚万岁”。耀邦笑着说:“茅棚不能万岁,只能三岁,要靠我?#20146;?#24049;的双手和?#33108;?#25913;变面貌,将来这里要像上海一样,楼上楼下,电?#39057;?#35805;。”

今天?#22675;?#38738;城,早已是“楼上楼下,电?#39057;?#35805;?#20445;?#32780;我们的青春年代,曾经的愿景和豪情,?#28799;?#36828;地凝结在眼前的青山含黛、茂?#20013;?#31481;、湖水浩渺中。想起1989年1?#20081;?#20301;学者诗人在中国青年报写道:“我们?#20146;?#21518;的,然而却是不死的,理想主义者。

 

(耀邦修改的一幅对联:心在人民,原无论大事小事;利归天下,何必争多得少得)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祝华新:谒耀邦墓,重温30年前的...
孙毓星:“第两千零二封人民来信...
傅学俭:1962年,我请耀邦同志讲...
思念依然无尽——缅怀耀邦系列活...
孟晓苏:胡耀邦如何支持与推动农...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26149;?#25105;们联系。
 
nba官方旗舰店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玩法 彩票论坛中国最大彩民交流社区 辽宁35选7大星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怎么玩 福利三分彩开奖记录 辽宁35选7图表 如何查双色球历史记录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 半全场胜负算不算让球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表 麻将机遥控器多少钱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双色球蓝号选号图 体彩顶呱刮2019新票 新浪竞彩篮球大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