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高勇口述(二)..
·高勇口述(一)..
·高勇口述(六)..
·高勇口述(五)..
·高勇口述(四)..
·高勇口述(七)..
·高勇口述(三)..
·口述者高勇簡介
·高勇口述(八)..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口述耀邦 >> 同事故舊
高勇口述(十二):神州失俊才,青山擁英魂
作者:      時間:2008-07-04   來源:
 

  口   述:高 勇
  訪   談:程 敏
  記   錄:趙文輝
  口述時間:2007年7月1日
  口述地點:北京西直門高勇住宅書房

  程 敏:耀邦同志走得比較突然,當時葬禮的全過程您都參加了。還有那個悼詞,這些情況您是不是介紹一下?
  高 勇:耀邦同志是89年的4月8號去參加政治局第17次會議,本來過去政治局的會議他都請假,一般不參加。他當時剛開完人代會,人還在北京;這次會議內容是研究教育的發展和改革這方面的一個決定。因為耀邦長期做的是政治工作和青少年工作,他對教育工作,對青年學生的工作非常重視,所以就參加這次會議去了。
  會上工作人員讀文件剛讀了40分鐘,他就犯病了,站起來請假準備回去。趙紫陽說是不是心臟病,不要動,讓他坐下來。這時候坐在他旁邊的秦基偉扶他坐下。有人問了一句:誰有硝酸甘油。江澤民說他有。當時吃了硝酸甘油,在懷仁堂會場就地搶救;同時出了三部警車去請大夫。
  北京醫院的救護車15分鐘就到了,帶了全套搶救設備來。這樣會議就搬了地方,會議室作為一個臨時搶救地方,到下午比較穩定了才送到醫院去。我是9號才聽說他病了,10號上午和劉崇文到北京醫院去看他。他剛睡著,我們看了一下就退出來了。這樣從他病了以后我們一句話也沒跟他說過,就看他這一次。后來每天打聽他的情況。
  到了15號,最危險的一個禮拜應該說已經過去,但是沒想到這天突然去世了。
  聽說以后,我們就到他家去了,工作人員很快把客廳布置成靈堂。   第二天,第一個到靈堂吊唁的是王光美。她買了個花籃送來,還講到她去買花籃的時候,花店的工人問她送給誰。她說送給胡耀邦。花店的工人就說不收錢,也代表我們一份心意,非常感人的。
  以后就陸陸續續來了很多人,包括從外地來的。我印象深的一個是青海來了個姑娘,說她爸爸委托她一定要來送個花圈,到靈堂來悼念,因為她爸爸的冤案是耀邦給他平反的。另外像孫敬修,著名少年兒童教育家,一來就跪在那兒了,老先生憋了半天就憋了一句話:耀邦同志您是個大好人啊!
  吊唁簿好幾十本,上面有一些很感人的話。有些人不光是簽了名,還寫了一些話。送挽聯的也很多。群眾到他家里吊唁好幾天。
21號晚上有人組織我們去北京醫院起靈。他的遺體在北京醫院的告別室里,已經整過容了,在一個水晶棺里面。在那兒我們三鞠躬,然后幾個人就把棺材抬到靈車上去了。
  靈車從北京醫院出來后就走前門東大街那個地方,到人民大會堂南門進去,先把遺體送到那兒去了。人民大會堂有很多解放軍,托著個軍帽,行注目禮。
  送到大會堂東大廳,又換了一個水晶棺。我發現有幾根頭發立著,問是怎么回事。中直管理局長劉勝玉說可能是靜電的關系,一定整理好,到大家滿意為止。到晚上12點左右吧才弄完,然后我們就回去了,留著兩個禮兵在那兒持槍守護著。
  到22號去參加追悼會,這個時候天安門廣場上的人相當多了,有的學生是頭一天晚上就來了。當時中央警衛局的局長孫勇在八寶山給我說學生當時提了七條要求,包括學生要派代表參加追悼會;要送花圈;一定要看看靈車。有六條未答應,就答應一條,看靈車。
  當時定的是出人大會堂的南門后繞到東門,再上長安街。結果后來追悼會完了以后,靈車就從西門,一下子拐到長安街走了。
  到了六部口那兒,好多人用手拍打靈車。有人喊“耀邦、耀邦”;有的身上背著一個標語:“送耀邦一程”;“我們要再看一眼耀邦”,  跟著靈車跑。靈車也是走一走,停一停。
  到了八寶山,當時是胡啟立和我們一起去送的吧。很快就聽說學生沖大會堂了,我當時也很生氣,說活該。人家在那兒等了一夜半天,就等著看看靈車,你都答應了,又騙人家。人大會堂追悼會完了以后,那個哀樂一直放,學生以為還沒完,其實靈車早到八寶山了,人家能不生氣嗎?孫勇講后來改變路線連他都不知道。我說為了靈車安全順利,想趕快走,不是不可以改變,你說明一下也行啊,你不能采取欺騙手段啊!
  到八寶山以后,大家又作了一次告別,然后我們和他家屬、身邊工作人員一起把耀邦遺體送到火化爐門口,最后向他告別,每個人在他的腦門上吻了一下。
  程 敏:這個告別有多少人呢?
  高 勇:這個告別就二三十人吧? 沒多少人了,就是家屬和身邊人員。后來到京西賓館吃飯、休息,下午6點去取骨灰。那時八寶山門口不少群眾,一直等著我們把骨灰取走以后才散去。
  到了家以后,李昭一邊上臺階一邊說:耀邦,你又回到家了。這就是耀邦從8號病了,一直到這個時候骨灰才回家,出門以后沒回來。
  高 勇:骨灰在家里放了一年八個月。90年12月5號,李昭通知我們送骨灰安葬去。耀邦去世以后骨灰安葬在共青城,我的印象是李昭同志的意見,不是有些傳聞說耀邦生前已經講過,死后不到八寶山,要到共青城。我覺得耀邦當時沒有想到他會很快去世,他不大可能說這類的話。
  為什么送到共青城呢?李昭說,耀邦同志是在江西參加革命的,又回到那兒去;他對共青城很關心,墾荒隊現在人已成才,木已成林;耀邦同志是農民的兒子,還要回到大地懷抱中去,回到群眾當中去。她就是這樣不斷思考、不斷升華的。
  李昭同志考慮成熟以后,向中央作了報告,中央同意她的意見。共青城黨委連夜開會,非常歡迎耀邦同志到他們那兒去,還帶著地圖模型到北京來匯報。以后就根據中央的決定,請了一些人設計方案。李昭她們一幅一幅地選,最后選中了現在的這個方案。
  專機是從西郊機場起飛的,喬石送到機場,溫家寶和楊德中陪著到江西九江市的機場,機場到共青城還有四十公里。考慮耀邦同志生前不坐進口車,一直坐紅旗車;耀邦同志去世以后,包括取骨灰,從家里到西郊機場,都還是他生前坐的紅旗車。當時江西只有一部紅旗車,還經常拋錨,非常不保險。而且從九江機場到共青城,經過很多小山村,路也不是太好走,江西同志是想換一輛奔馳車。耀邦同志家屬和中辦秘書局都認為不大合適:最后這一段路換奔馳車,有違他的意愿,就從湖北省借了一輛紅旗車。
  每個小山村都派了兩三名警察在關鍵路口指揮,這一下就吸引了很多群眾出來看。到了共青城,那里是傾巢而出,包括房上,陽臺上都站滿了人。少先隊員在道路兩邊戴著白花,敬著少先隊禮。
  葬禮就在陵墓那個地方,李昭有個講話,好像別人也講了幾句,不多。然后就把骨灰埋葬在墓碑后頭,墓碑后頭是一個草坪,在草坪底下挖了一個水泥坑。這時候其他人都不去了,就是他們家屬——李昭同志和幾個孩子,還有耀邦的哥哥——他們都去,把骨灰放在那兒。埋好以后,大家又圍著走了一圈,最后告別。那個葬禮很簡單,葬禮完了以后我們在賓館吃了午飯,然后當天就回來了。
  程 敏:當時那個山還是光禿禿的?
  高 勇:基本上沒有樹,包括路都還沒有弄好。我覺得他的葬禮又樸實、又隆重,這也符合耀邦同志生前的意愿,并不鋪張。
  選墓地的時候,共青城想選一塊最好的地方——市中心七墩林,那本來是群眾一個公園。李恒和德平他們都不贊成,包括綠化好的山頭他們都不贊成,就找一個荒涼的山頭。這都考慮到耀邦同志生前一貫的思想,不跟群眾爭利。現在看也非常有遠見。這樣選的結果,一綠化,把這個山頭也綠化起來了。
  耀邦去世以后,寫悼詞的生平部分最早是中央組織部找的我,要我提供材料。中央文獻研究室編過一個領導人傳略,我提供的就是這個。耀邦的傳略是他生前看過的,應該說比較權威、比較準確。
  程 敏:這個是耀邦他自己看過的?
  高 勇:他自己看過的。他現在的生平后來就更完整一些了,這個是比較簡略的。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周克口述:耀邦同志為我平反
李文輝口述:近距離感受胡耀邦的...
高勇口述(十二):神州失俊才,...
高勇口述(十一):身體力行,堅...
高勇口述(十):知識分子的貼心...
高勇口述(九):但愿山河滿眼綠
高勇口述(八):“二郎神”、“...
 

  發表評論
  耀邦大好人啊。可惜您不會耍手段,不像其他人卑鄙。  

  發表評論
  “耀邦生前不坐進口車”,多么感人啊!!  

  一兵 發表評論
  你在場嗎?別想當然了!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nba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