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胡德平談中國夢..
·德平同志給史料..
·德平同志給史料..
·沒有原罪民營企..
·溫故知新 開拓..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中國民營經濟的..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綜合 >> 德平同志專欄
胡德平:耀邦同志關于消費思想的形成過程
作者:胡德平      時間:2018-10-23   來源:
   

編者按:今年4月23日和731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都分析研究了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并傳遞出多個重要信號。其中,有關“持續擴大內需”的表述尤其引人注意。現就“擴大內需,刺激消費”的問題,推薦胡德平介紹耀邦同志在這方面的五篇有關論述,讀者可從中了解該問題的相關歷史。

 

 

 

 

 

胡德平:耀邦同志關于消費思想的形成過程

 

——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三

 

* 《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是胡德平同志在2009218《中國經濟時報》上發表的文章。該文原為五個部分,現編排為“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一至之五,五個部分的題目現分別為“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之一至之五的題目。本文是《耀邦同志如何看消費》一文的第三部分。收入人民出版社出版、胡德平著《中國為什么要改革》一書。

 

 

 

耀邦同志的消費思想也是逐步形成的。他出身于一個下中農的家庭,經過革命戰爭歲月異常艱苦的生活。延安時期生活有了一些改善,他就產生了一種文化上的要求,“什么時候可以到北平,聽一下梅蘭芳先生的京戲,那多好啊。”建國以后,他和青年人的接觸,也使他更深一層了解了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需求。

 

 

 

一、對經濟工作的熱愛

 

耀邦同志做過人民軍隊的組織工作,也做過共青團的工作。兩段時間都不算短,他對政治思想和干部工作相當熟悉。建國以后,“文革”之前,在我的印象中,他似乎對他未能直接從事經濟工作,總持有相當的遺憾。他總把解放初在川北行署工作的兩年半時間,作為一段最美好的時光回憶。那是國民經濟迅速恢復,建設新中國起步的階段。整個中國一片紅火,人民群眾揚眉吐氣。作為紅四方面軍的老革命根據地和朱德總司令的故鄉,川北人民更是歡呼雀躍投入生產建設事業之中。這個道理十分簡單,人民為革命流血犧牲,不就是要換來一個越來越富足、美好、幸福的生活嗎?耀邦同志也堅信這個道理,如果背離這一方向,那么革命的目的又何在呢?可以說,革命的目的和經濟建設的目的是共通的。我想這是他熱愛經濟工作的思想根源。所以,他投入了大量精力,研究國民經濟方方面面的建設問題。

 

 

 

二、對群眾需求的關注

 

在團中央工作期間,據耀邦同志的警衛秘書李漢平同志回憶:20 世紀60 年代,耀邦同志下鄉調研,來到河北安國,在田間地頭和一群男女青年社員席地而坐,他問:年輕人究竟有什么希望?有什么要求?青年們七嘴八舌地說:我們整天面朝黃土背朝天,旁邊就是轟隆轟隆的鐵道線,城里人的生活多好啊!青年人還學著火車的聲音,編了個順口溜:咣當咣當,七八十塊;咣唧咣唧,皮鞋大衣。

 

我記得在上小學的時候,一位女同學寫過一篇作文,描寫她在夏天穿了一件花色鮮艷的布拉吉。立即遭到周圍同學的譏笑和諷刺,說她愛美,愛打扮,但她內心卻充滿了一種少年女生的愉悅。她的內心獨白是:“今天我穿花衣服,明天你們就會穿上更美的連衣裙!”語老師當眾向全班同學朗誦了她的作文。回想起來,這是我第一次接受的美的教育。長大以后,我才知道,當時穿花衣服的號召,就是團中央發起的,父親當然是個最積極的策劃人,并得到財政部的大力支持,國家為此增加了稅收,時為財政部部長的李先念為此喜上眉梢。這是我記憶中耀邦同志第一次倡導消費。

 

改革開放以后,耀邦同志率先穿起西裝。為此,一些民主黨派的老同志給他寫信:中央提倡的都好,就是穿西裝不好,因為西裝不是我們的,應該穿中山裝……他在大會上回答說:中山裝也不是我們國家的傳統服裝,是孫中山先生引進后改裝的。

 

古人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對出身于湖湘文化之地的耀邦同志來說,故鄉文化對他的影響也是巨大的。當我上初中的時候,父親就說過:以后幾個孩子,誰上初中,家里可以給他買輛自行車;上高中,可以給一塊手表;上大學,可以給一架照相機。他對家人如此,對全國的青少年也有此“夢想”。

 

改革之初,他就和身邊的人討論,要讓青年人學些什么技藝呢?他提出應該訓練青年人開汽車,他是否預見到今后中國的汽車制造業也會在本國大行其道呢?

 

據李漢平同志回憶:1984 年我們家從富強胡同6 號搬到現在的居址,中央警衛局也給他分了一套居室,漢平同志想把原來的住房留下。耀邦同志對他說,富強胡同我家的房子要還給團中央,一間也不要留。你的房子也要還給機關。以后總有一天我們的老百姓可以用自己的錢買汽車、買房子。

 

 

 

三、“文革”中的逆向思考

 

“文革”初期,和父親的談話,我總是張口一個階級斗爭,閉口一個無產階級專政,他開始還耐著性子聽。1967 年上半年一天晚上,父親問起北大、社會上的“文革”情況 ,我又一次念經似地說起階級斗爭長、階級斗爭短的老套套來。這一次,他開口了,開始語氣非常平靜:你翻翻《毛澤東選集》一卷,有篇叫《必須注意經濟工作》的文章。毛主席在蘇區紅軍時期就說,要造就一種熱烈的經濟建設的空氣,不能見到誰談經濟建設,就要罵為“右傾”。突然他加重語氣,把手一揮,大聲說道:德平!你不是老說階級斗爭嗎?毛澤東在這篇文章中為什么要說經濟建設“這是一個偉大的任務,一個偉大的階級斗爭”呢?!一個偉大的階級斗爭!平地一聲雷,經濟建設這種平常事情還是“偉大的任務”,“偉大的階級斗爭”?我還想辯解些什么,但卻張張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早在前一年的1966 8 月,團中央已經改組了。中央“文革”有人說,“團中央修到家了”,也就是說右得不能再右了。現在父親這番話,是否又有“右傾”之嫌呢?但他說得那么認真、威嚴、斬釘截鐵,又指出了毛主席寫的是那篇文章,那個年月,那段話,既然戰爭年代都把生產建設視為一個“偉大的階級斗爭”,那么和平年代不是更有理由搞好我國的生產建設嗎?自奉為無限信仰毛澤東思想的年輕人,能不考慮嗎?父親雖沒說服我,但對“文革”的理性思考不知不覺就始于這類思想交流之中。有若干個晚上,他的教誨使我終生難忘。

 

耀邦同志在“文革”中期也常對身邊的人說道:“我不能反潮流,但總能抗潮流吧!”從“文革”的荒唐混亂之中,他更堅定了共產黨執政以后必須做好經濟工作的重大意義。

 

 

 

四、“文革”中的學習

 

耀邦同志為人民事業工作的一生,也是他學習的一生。即便在1976 年的“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中,他仍在潛心讀書。他的君子之友于光遠同志有一段回憶文字為證:

 

 

 

1976 7月唐山地震幾天后)這次去他那個房間,桌上翻開著一本劉瀟然翻譯的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第三分冊……我就問耀邦:“你怎么還看這本書?” 

 

——《湖南黨史》1999 4

 

 

 

耀邦同志解釋說是要查核馬克思著作中對“科學技術是生產力”有無更精準的論述。因為有共同的理論興趣,所以兩人對“批鄧”只發泄了一通不滿的“反動言論”,便在書中共同查找起有關論述來,共找出了五段闡明這一問題的言論。

 

此后不久,于光遠又去我家串門,一進父親住處,又看到書桌上仍然翻開著劉瀟然翻譯的那本《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于老問,怎么還在研究科技是否是生產力的問題?父親說,這本書不是第三分冊,而是第一分冊,他正在看這個書的導言部分——《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言》。這個情節十分生動,黨內的政治人物、理論工作者,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由衷的、自覺的,是有分析綜合能力、理論聯系實際的,豈因“四人幫”的攻訐而讀書,值不得為此嘔氣。這次耀邦同志非常興奮地談了他的讀后心得,據于老記載:

 

 

 

胡耀邦對劉瀟然這個第一分冊中,翻譯的這篇《導言》很有興趣,興致勃勃地對馬克思關于生產力和消費之間的辯證關系發表了自己的觀點。我覺得他談得非常好,他特別注意到馬克思的“生產的目的是消費”這個論述。這方面的論述同1975 年、1976 年那場運動并沒有直接的關系,我不知道他為何也很重視。

 

——《湖南黨史》1999 4

 

 

 

于老是我黨研究馬列主義的資深理論家,也是我國30 年改革開放的積極參與者,他記錄的這段歷史逸事很有意思。他在文章中還聯系到,1979 年耀邦同志積極主張開展社會主義生產目的的討論,是與他接受批判在家賦閑認真學習讀書有關系的,是有思想理論作指導的。

 

 

 

五、發起關于“生產目的”的大討論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的1979 年,耀邦同志和人民日報的同志共同發起了關于“社會主義生產目的”的大討論。根據耀邦同志的建議,中央黨校寫了一篇題為《要真正弄清社會主義生產的目的》的文章,文章明確指出:

 

 

 

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生產的目的是滿足社會不斷增長的需要。因此,應當在可能的范圍內最大限度地滿足這種需要。我國有九億人口,人民生活需要不斷得到滿足,又反過來刺激生產。這是生產與消費的辯證關系。人民生活安排好了,特別是八億農民生活安排好了,中國的大局就穩定了。就是說,我們考慮和安排國家當前的和長遠的計劃,必須充分體現基本經濟規律的要求。可是,多年來我們在相當程度上忽視了基本經濟規律的需要,為生產而生產。

 

 

 

10 20 日,《人民日報》在第一版頭條位置發表了該文,由此引發“生產目的”的大討論。1022,《人民日報》在顯著位置刊登于光遠的文章《談談“社會主義經濟目標理論”問題》。文章進一步從理論上闡明了社會主義生產目的的重要性。全國各大報紙紛紛轉載,吸引了廣大干部、群眾的注意。也有人譽為這是繼“真理標準”大討論后的第二次大討論,第二次思想解放。

 

10 9 日,耀邦同志在一次重要的座談會上作了發言,他指出:

 

 

 

二十幾年來經濟工作的基本經驗教訓,主要是:一、沒有真正集中主要精力搞經濟;二、方針不對頭,沒有弄清社會主義生產的目的;三、管理體制高度集中,嚴重束縛了生產力的發展。

 

——《胡耀邦思想年譜》(19751989),第422

 

 

 

至此,耀邦同志基本形成了他關于社會主義經濟思想中有關消費的理論觀點。有了這種理論準備,他才有可能召集1982 519關于消費問題的討論會。

 

 

 

本文后記

 

耀邦同志出身于湖南瀏陽鄉下一個下中農的家庭,對人們衣食住行用諸方面的需要有切膚之感。參加中國共產黨以后,他接受了歷史唯物主義的教育,明白了革命和建設的目的同是一個,就是為人民、為民族的利益貢獻終生。為此,他特別重視學習,學革命的本領,學建設的本領。“時刻準備著”!蘇區兒童團的口號激勵了他終生學習的態度。

 

2010104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胡德平:耀邦同志關于消費思想的...
胡德平:改革初期國民消費的饑渴...
胡德平:警惕打著共享的旗號搞新...
胡德平:記耀邦同志關于農村商業...
胡德平:在高尚全同志新書發布會...
事業與思想 ——《南懷瑾經濟觀點...
是苦果,還是甜果?——對中美貿...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nba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