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战友—..
·华炳啸:反宪政..
·袁绪程:关于中..
·秦晓、陈志武、..
·华炳啸:宪政社..
·张曙光:“马克..
·陈有西:中国司..
·童之伟、秦前红..
·陈有西:宏观调..
 
 
·国务院:去年30..
·两会前瞻:监察..
·为全面深化改革..
·多地出台户籍新..
·中国公布8大领..
·报告:30岁?#38498;?.
·国企改革2016年..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综合 >> 视点
葛兆光:常识失落的年代 学者要守住底线
作者:葛兆光      时间:2019-04-23   来源:文化纵横
 

导读

近年来,涉及人文社会科学的困境与出路的话题,一再引起中国知识界的热烈讨论,这彰显出时下学人对中国社会科学?#22363;?#21457;展的忧虑。当今日中国再次面临时代更迭、中西碰撞,社会问题?#36861;?#22797;杂的局面,我们的社会科学能够为国家发展带来怎样的思想启?#23621;?#20915;策参考?而社会政治环境又将如何影响学?#24179;?#21046;?这些问题在今天显得尤其重要。

葛兆光先生在这篇旧文中指出,在市场化、媒体炒作和行政干预的影响下,中国人文研究面临常识失落和底线崩溃的危机,各种毫无根据的奇谈怪论充斥在舆论空间的每个角落。他认为,学术界的当务之?#36744;?#26159;说提高最高水?#36857;?#25343;个?#24403;?#23572;奖回来,而是守住底线,让学术不至于崩溃?#22870;?#20154;不相信这是学术。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以飨读者。

中国文史学界的规范和底线崩溃了吗?

近年来,学术界的想像和杜撰很泛滥,我?#20154;?#19968;些匪夷所思的故?#38534;?#33509;干年前,我打开电视,偶然看到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报?#28291;?#35828;陕西有一个自学成才的人,“破译了《石鼓文》?#20445;?#35777;明这个石鼓文是秦的散文诗。我觉得实在是缺乏常识,以前的人难道就不认得石鼓文么?那么以前的古文字学者他们干了些什么?郭沫若不也有讨论石鼓文的文章吗?到了1996年,?#25925;?#22312;陕西,又出来一个发?#31181;?#31616;本《孙子兵法》八十二篇的故事,连《文汇报?#33539;?#30331;了,有的报道还借了李学勤先生的名义说,这个发现多么多么重要,多么多么值得研究。其实这是一个骗局,如果不是有意的骗局,至少也是一个缺乏常识的笑话。

可是遗?#20828;?#24456;,这一类?#34385;?#24456;多,并不都发生在学术界外。?#20197;?#20030;一些例子吧,像某个自学成才现在当了研究员的人,出版了厚厚的著作,他发现殷商人不仅在朝鲜建立?#35828;?#19968;个“箕子王朝?#20445;?#32780;且创造了美洲的奥尔梅克文明,他说,“印第安人”为什么叫印第安呢?原来是因为殷商人流亡到美洲,思念故国,见面总是问“殷地安否?#20445;?#25152;以才得名的。

这?#21046;?#35848;怪论很多,最近我又在互联网上看见一则消息,?#30340;?#30740;究员已经证明,不是西洋人,而是中国人最早到的北极,是谁呢?原来是汉代的东方朔,根据呢?是《十洲记》和《神异经》里面那些含含糊糊的描述加上他自己的想像,且不说东方朔是一个半真半假的人物,而这些含糊之辞也不能当作证据,就是《十洲记》和《神异经》,你?#19981;?#24471;考证一下,是不是真的是东方朔的作品?这都是没有常识的哗众取宠。这?#20849;?#35828;,有人连外国的传说也拉扯上了,有一个叫宫某某的人根据《山海经》发现,西方人说的伊甸园,就是那个传说的人类始祖亚当、夏娃住的地方,其实在云南。外国不够,更把宇宙外星人扯上,有人说,经过研究,河图洛书就是外星人的地图,而和它相似的一个说法说,《周?#20303;?#26159;一部神秘的日记。

这些匪夷所思的发明,学界中人看起来是笑话,但是在报纸上、电视上、广播上,却在很严肃地报道?#29275;?#20045;一看,好像是“莺歌燕舞?#20445;问埔黄?#22823;好,新发现一个又一个呀。特别麻烦的是,很多算起来是学术界的人,从事学术研究的人,也在那里制造惊人的话题,这并不完全是无知,有的人有知识得很。我举三个例子。

第一个,郭沫若当年看到新疆发现的所谓“坎曼尔诗笺?#20445;?#19978;面抄了白居易的《卖炭翁》,好呀,又是维族人,又是抄这样反映?#20934;?#21387;迫的诗歌,顿时大喜过望,写文章演绎了唐代中外文化传播的一段考证,结果是文学所的杨镰先生,后来经过考证揭开了这个谜局,证明这个被当做唐代东西的,其实,是明代的,这样就说明,郭老上了当了,为什么上?#20445;?#22240;为有先入为主的成见,想证明大唐盛世中国和外国的交往,想证明维吾尔族接受汉族文化很早,有这样的先入之见在那里,哪里还能平心静气地思考?

第二个,是关于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故事,有人研?#20811;担?#20004;千多年以前一支古罗马军团当了俘虏,?#35805;?#32622;在骊,就是现在永昌这个地方,所以?#20004;?#27704;昌这里的人,?#25925;?#21476;罗马人的后裔。这本来是英国人德效骞很早的一个说法,可是后来很多中国人也跟着说,甚至连当地政府也跟着来,希望变成一个神奇的故事,变成旅游资源。可是台湾的学者邢义田和?#26412;?#30340;学者杨共乐,以及上海的学者葛剑雄等人,都反驳了这种追求轰动效果的故事,因为你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捕风捉影嘛,后来?#22303;?#21407;来被当做证人的那个?#22885;?#39532;人”宋国荣,也否认了自己的外来血?#22330;?#21487;是,为什么会有一些很有水平的学者,也把这件事说得这么神?这是值得好好想一想的。

另外再举一例,大家看近日的报?#28291;?#35828;一个很有名很有成就的教授,最近把陈寅恪的一个推测加以新证,说崔莺?#28023;?#23601;是《西厢记》里面的主角,是“?#39057;?#22806;国女?#20889;薄?#20854;实,陈寅恪早年在?#23545;?#30333;诗笺证稿》里面是?#34383;?#36807;,可能崔莺莺是曹九?#29275;?#21487;能是出于中亚种族的女子,但他只是推测,而且他反复说“未得确证,姑妄言之?#20445;?#32780;现在这个教授的原意,也只是进一步讨论蒲州的粟特移民,可是经过报纸的夸张,就变成崔莺莺为“?#39057;?#22806;国女?#20889;保?#22909;像是介绍学术研究,其实只是在哗众取宠。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我以为有三个原因:

一是市场的影响,如今一切市场化,那些老老实实、可能也是干巴巴的东西,没有市场效应,可是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能够引人瞩目,能卖得出去呀。像有一个人写?#23545;?#19990;凯传》,这名字不?#26657;?#23601;得改成《窃国大盗》、《偷天大王》,内容呢?你一五一十地老老实实讲不?#26657;?#24471;说到宫闱秘事,最好来点儿加油添醋的有色佐料。本来学术研究是像跳高,只能一公分一公分地长,可是市场导向却?#39057;?#20320;去?#30334;让?#21161;长”。所以,现在市场就搞得学术界里面,常常有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现象,在那里制造各种看上去很新鲜,可是只是泡沫的东西,所?#26434;?#20154;说是“泡沫学术?#20445;?#36825;并?#40644;?#24618;呀。

二是媒体的推波助?#21073;?#20026;什么?很简单,媒体和市场是一样的,新闻界有句老话说,“狗咬人不是新?#29275;?#20154;咬狗才是新闻?#20445;?#25152;以它老是要找“人咬狗”的怪事呀,只有这样,电视、报纸才有人买,有人看,你们看一看,上面我们说的这些古怪的东西,大半都和传媒有关,有的记者并不是学术界的内?#26657;?#21487;是他们手里的笔却影响很大,应当说,“成也媒体,败也媒体?#20445;?#23427;要是对学术作严肃的宣传,那是很有用的,我们得借助他们的力量,但是,要是它?#20849;?#21644;乱搅和,那就麻烦了,像《孙子兵法》的?#34385;欏?#32599;马军团的?#34385;椋?#37117;是它们炒大的。

你们看一下1999年1月北方某报的?#23545;?#21476;中国神秘痕迹》,连“一万年前的电唱盘”、“周代的集成电路”都上来了,你不觉得这简直是荒唐么?特别麻烦的是,现在连批评也媒体化了,本来有学术批评可以监督学术,但是现在的批评自己也要喧哗,所?#26434;?#30340;人就在报纸杂志电视网络上面越界?#36951;?#25226;话说得越出格越有反应,把标准悬得越高就越能表?#25351;?#36229;,所以如今都乱了套了。

三是行政官员当学术之政的结果,这是过去政治挂帅的转型,因为很多大学的官员,不懂学术,过去是政治第一,如今则换了个标?#36857;?#35201;么以数量来衡量,要么?#38498;?#21160;来判?#24076;?#25630;得下面的人只好这样胡说?#35828;溃?#20197;前讲“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就是这个道理。?#27604;?#26356;麻烦的是,如果根据意识形态来制造历史的心态一旦膨胀,问题就更大。

我说一个日本的例子,2001年日?#31350;?#21476;界的一个大新?#29275;?#23601;是一个叫藤村的业余考古学家,竟然伪造了42处遗址和发现,其中包括1984年在马场坛发现的17万年前的石器、1992年在宫城县上高森遗址发现的旧石器时代遗物等等,这些东西其实是他自己放进去,又自?#21644;?#20986;来的。表面上看来,这只是一个涉及学术道德的问题,但是根?#26087;?#26469;说,这样伪造历史遗迹,其是希望挑战日本历史源于九州,而九州历史源于中国的传统说法,我以前在日本京都大学的时候,常常看到电视报纸用很大的篇幅报道这一类的考古消息,开始还以为是日本人重视知识,后来才渐渐明白,这是“寻根?#20445;?#20182;们太希望挖出自己的历史来了,所以,藤村这种造假才能轰动,才能让那些日本学者狂喜而不知是骗局。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的一件?#34385;?#26159;,1996年1月,就有37个科学院院士联名写了?#40644;?#27491;确评价基础研究成果》的文章,登在《光明日报》上,里面提出了很重要的一些原则,?#28909;?#31185;学成果的评价必须由“广大同仁承认?#20445;?#32780;不是由口头评价和私人通信中得到“某某学术权威的好评”来确定,?#28909;?#36991;免行政干?#29275;?#19981;要由“领导看法”来决定,?#28909;?#23398;术论文作者必须严肃地对待这些荣誉和承担这些责任,等等等等,可是,这篇由这么多重要的大牌科学家署名、这么郑重发表在大报的文章,最后竟然没有什么反响,五六年过去了,现在情况是每况愈下,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历史研究中必要的体验和想像

我们并不是说,学术研究里面不可?#26434;?#24819;像,其实必要的体验能力和想像能力,常常是研究是否能够有?#40644;?#30340;很重要的因素,我们强调的只是这种体验和想像要有证据,要有必要的边界。我们以历史研究为例来说明,因为?#35805;?#26469;说,历史研究总是相当实证,不重视体验和想像的,事实上,必要而有限度的体验和想像是可能的。

首先,我们要承认,我们理解历史所用的历史文献?#26087;恚?#24182;不那么全然可靠。这里面已经羼入了历史书写者,就是精英知识分子的口味和标准。一个是凭感情羼进了对古人的想像,?#28909;紜?#21490;记·刺客列传》里面,有刺客?#24613;复?#26432;赵简子之前的故事,说刺客看见赵简子那么勤勉,就自己自杀了,这就是想像出来的,人都死了,你怎么知道他死前的心理活动?项羽垓下自杀之前的别虞姬,也是一个道理,?#28909;?#20108;十八骑士和项羽都战死了,后人怎么知道前一夜的缠绵故事?一个是凭理智选择了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像《资治通鉴》就是选和治理天下有关的历史资料来叙述,《经世文编》也是选了一些有关“经世”的文?#20303;?/span>

可是,你看看,当你通过考古发现有那么多的数术方技资料,通过阅读当代的报纸杂志,发现有那么多无聊的消息和新?#29275;?#20320;就知?#28291;?#21476;代历史经过了选择、修饰、重组,将来写的当代历史,也一样经过了选择、修饰、重组。没有把自己的经验带进去的体验和想像,你透不过这一层被层层染过的修?#21361;?#30475;不到底色。

其次,后人编的历史书,你更不要轻易地无条件相信,现在的各种历史书,经过了至少四道筛子呢,一是“意识形态”、二是“精英意识”、三是“道德伦理”、四是“历史编纂原则”。意识形态决定全部的价值观,什么是好什么是?#25285;?#20160;么是对什么是错;精英意识决定历史焦点所在,一定是上层精英的活动,这里背后有一个“决定论”的支配,就是历史变迁是由这些少量精英决定的;道德伦理规定了一些不很文明、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不可以进入历史著作,这样就等于遮蔽了?#35805;耄?#29305;意展现?#35805;耄?#26368;后,历史学编纂原则,以记事体例的?#22870;?#19982;否,排除了一些资料,毕?#20849;?#26159;什么都可以记载到历史里面的,历史承担不了这么多,所以一定会省掉很多,?#28909;?#26085;常生活、业余娱乐、私人空间的内容等等。这样一来,就需要我们运用想像力和观察力,找那些被省略的、被减去的,然后重新通过想像力来重建历史的原来面貌,?#27604;?#19981;可能是原貌,只是尽可能接近原来的面貌。

再次,由于写作语境而引起的历史扭曲,也需要通过体验和想像来?#25351;础?#19968;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24120;?#36825;是很自然的,?#28909;?#25105;们大陆五六十年代的哲学史和文学史,?#31361;?#22240;为那个时代的背景,对历史有不同的叙述,进化论、?#20934;?#26007;争论、经济决定论的思路,?#31361;?#20351;我们的历史变样子。?#28909;?#24605;想史,?#31361;嵬怀?#21807;物主义的一条线,尽管那一条线并不是主流,那?#19981;?#34987;浓墨重?#23454;?#20889;出来,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上,?#28909;?#21382;史?#31361;嵬怀?#20892;民起义的位置,像黄巾起义、陈胜吴广起义、李?#22330;?#29579;小波起义、方腊起义等等,太平天国就更不要说了。这是一种常见的情况,?#28909;?#21488;湾的中学历史教科书,把历史写着写着就到了台湾,这是要证明台湾自己独特的历史脉络和文化传?#24120;?#32780;日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就对二战期间日本的侵略讳莫如深,为什么?因为它也要加深历史认同和?#27425;?#27665;族荣誉。

但?#20146;?#20026;历史研究,我们必须要看清楚这些障眼的东西,?#37026;?#21093;离开那些影响着历史叙述的当时的背景,没有想像力是不行的。所以,旧经典系统加上新的历史叙述,一层一层的,像考古时的地层一样,它遮?#20146;?#19968;些真相,所以我们研究历史的一定要透过这些地层,看到地下的东西,没有想像力和体验力是不行的。柯?#27835;?#24503;说过一?#20301;埃?/font>“历史就?#21069;?#29031;大?#22350;?#26009;,想像古人的心灵活动?#20445;?#19968;方面是想像力,“以心传心”、“将心比心?#20445;?#19968;方面?#21069;?#29031;大?#22350;?#26009;,这就是要考证,要排比,要?#37026;?#22320;去?#36125;?#30495;,两方面结合起来,就是历史研究了。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历史研究进入后现代?可以随便想像?不是的,?#20197;?#36825;里强调的,?#25925;?#34987;认为是“现代性”的那些东西,证据、证据,必要的证据和大量可靠的证据,这是我们确定历史想像合理性的基础,没有证据的想像,只是幻想和瞎想,特别是它必须符合学术规范,符合学术规范的证据、逻辑加上?#23454;?#30340;想像,才可以成立。

那么,什么是学术的规范呢?

常识是否可以成为常识?关于学术规范的基本原则

我总觉得,现在?#36335;?#26159;一个常识失落的时代,因为知识和观念在剧烈变动中间。那么,怎么才是秩序的稳定?实际上某种意义上说是常识稳定,常识是大家不言而喻的共识,是大家共同遵守的。一个常识如果在一个相?#32972;?#30340;时间里面成立,而且是我们不需要怀疑的基础,至少这个秩序在一段时间里就稳定了。可是现在呢?有点儿常识失落和基础崩溃,常识已经成了非常识。我要强调的是,常识最重要,这就和大?#36861;拱撞?#33821;卜对于人来说,比燕窝鱼翅更普遍更重要一样,谁都懂得。在家里?#24613;?#38463;斯匹?#37073;?#27604;?#24613;?#25239;癌新药更重要。

那么,作为常识的学术规范是什么呢?我不想讲大道理,只想讲最?#32960;?#30340;。

首先,任何研究,要有基本完备的文献资料。这里面包括好几?#24682;?/span>

第一层,是原始文献,任何一个课题的研究,都要对研究对象所可能涉及的文?#23376;?#19968;个全面的把握。?#28909;?#30740;究唐代文学,你要知道?#24230;?#21776;文》、?#24230;?#21776;诗》、两种《唐书》、《册府元龟》、《唐才子传》、《唐诗纪?#38534;貳ⅰ?#22826;平广记》,?#27604;?#36824;要知道?#24230;?#21776;诗补编》、?#24230;?#21776;文补遗》,要知道石刻资料,要知道去查?#26007;?#34255;》、?#20828;?#34255;》里的资料,要对敦煌的文?#23376;?#19968;定了解,还要知道关于地理方面的《唐两京城坊考》、《长安志》等等。最好还要多少了解一点考古发现的图像,?#28909;?#27861;门寺地宫出土的东西,?#28909;縋故?#30340;壁画等等。有一次,我口?#36816;?#22763;生,他说他的学士论文作的是唐代初期的政统和道?#24120;?#25105;就问他,能不能在?#24230;?#21776;文》、《新旧唐书》之外,给我们举两本唐代初期有关政治史的文献?#20811;?#19981;能答,我以为他一时紧张,便问他《大唐创业起居注》和《贞观政要》如何,他居然反问我,“有这两本书么?”?#27604;唬?#20854;水平可想而知。

第二层,光懂得文献名称,知道找来看,?#25925;?#19981;够,还要懂得在这些文献中,哪些是主要的,哪些是次要的,哪些是更次要的。现在有的人对文献缺乏常识和通识,乱找乱引,?#19981;?#25214;一些偏僻的、怪异的文献,而常见的书却视而不见。所以,要懂得“读常见书”是一个重要的传统研究基本功。陈寅恪对古代历史和文化的研究,就没有什么偏僻的文献,但是一样有大见识。依靠那些偏僻文献,出奇兵,走偏锋,就像武侠小说里面讲的小巧一路,没有正派的内功为底子,终究不是正路,而且一遇到堂堂正正的功夫,?#31361;?#19968;下子崩溃。

第三层,更重要的是对这些文献要能够准确地解释和引用,找了这些文献来,结果是歪批三国,那等于前功尽弃,我看到很多人用文献,常常是独出心裁地乱解释,这就麻烦了。

其次,任何研究,都要作一个关于此课题起码的研究史回顾。前人研究是很重要的,学术研究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得懂得别人研究过的,你如果不能给出新的资料和进一步解释,你就不要做。现在那么多重复的论文著作,为什么?不说它有意?#36947;粒?#33267;少它是不知道前人做过什么,所以做了等于白做。

国外的学位论文,通常必须有这样一节,因为这涉及学术品德,谁知?#28389;?#26159;不是抄来的呢?不加以说明,只是想蒙混而?#36873;?#21363;使从学术规范来说,做一个研究史回顾,一是说明你了解多少前人的成果,你得介绍国内外的研究,有什么已经解决,有什么得失;二是说明你的成果比前人多了多少新东西,这是博?#20811;?#22763;论文的基本格式之一。

可是,我们现在的很多学位论文,简直好像是孙猴子石头里面天生出来的一样,好像都是它自己的发明。有那么多发明吗??#28909;紓?#29616;在你要研究禅宗历史和思想,你就先得讨论胡?#30465;?#27748;用彤、印顺的著作,讨论忽滑?#24378;?#22825;、宇井伯寿、铃木大拙的研究,要知道Mcrae和Faure的新研究,一直到最近国内外的论著,看看这些研究里面,还有什么是他们已经说到的,什么是他们忽略的,什么是他们已经做对了的,什么是他们还有错的。另外,你还要看看胡适代表的历史文献的路子、铃木大拙代表的宗教内在体验的路子,哪一个更合你自己的想法,这样才谈得上进一步研究。否则,你花这么大的力气,重复他们所做的,做了又有什么用?

所以,一个研究者,得对国内外的研?#23380;?#20917;,有一点了解,至少知?#28389;?#30340;前前后后,有什么人,什么研究论著。于是,你得有一批基本的学术刊物,国外的像《T'oung Pao(通报)》、《The Journal of Asian Studies(亚洲学会会刊)》、《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哈佛亚洲研究)》,日本的《东方学报》、《东方学》、《日本中国学会报》、《东方宗教》,中国大陆的《文史》、《中华文史论丛》、?#29420;?#21490;研究》,中国台湾的《史语所集刊》、《汉学研究》,等等。还得掌?#25214;?#20123;重要的目?#36857;?#20687;《东洋学文献类目》之类。?#27604;唬?#29616;在还要懂得从互联网上寻找资料。

其实,这是很必须的,你在确定一个研究题目的时候,不知道别人做的怎么行呢?“知己知彼,百战不殆?#20445;?#36825;很重要,何况它?#25925;?#20851;系到你学术道德,和评定你的学术成就的基础。我以前介绍过陈寅恪在清华大学毕业生论文上的一段批语,里面就说到这一点。民国二十五年(1936)清华大学历史系张以诚的论文《唐代宰相制度》前面,陈先生评语是:“大体妥?#20445;?#20294;材料尚可补充,文字亦须修饰。凡经参考之近人论著(如内藤乾吉等),尤须标举其与本论文异同之点,盖不如此则匪特不足?#21592;?#38500;因袭之嫌,且亦无?#21592;?#31034;本论文创获之所在也。”这后面两句,尤其值得好好记取。

再次,学术研究还需要有一个规范的表达?#38382;健?/span>

?#28909;?#35828;,?#40644;?#21512;格的学术论文,除了要有前面说的研究史回顾,有引用书目文献目?#32426;猓?#36824;要有清楚的表达和整齐的注释,这是通过?#38382;奖?#29616;的规范。也许有人说,论文主要看创见,看思想,这完全是?#38382;?#20027;义嘛。可是我要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小看这种外在的?#38382;健?#25105;每年都要看不少硕士生博士生的论文,完全符合规范要求的不多。

?#28909;縊德?#25991;后面要有参考书目吧,?#20197;?#32463;看到某个研?#20811;黄?#21338;士论文,表面看上去不错,参考书目很丰富呀,可?#20146;邢?#19968;看,就出?#23435;?#39064;。很多书不知道是一回事,于是重复开?#26657;?#22914;《二十二子》有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本了,又开列了一个浙江书局本,《周?#20303;?#24320;了一个中华书局的《十三经注疏》影印本,又开了所谓“阮元校刻本?#20445;?#20854;实这都是一回?#38534;?#21487;见他并没有?#38505;?#30475;过,只是为罗列书?#31185;创?#36215;来吓唬人的。

又?#28909;縊底?#37322;,有的注释,只有一个光?#21644;?#30340;书名,没有版本,没有?#38472;耄?#29978;至有的没有卷数,别人怎么去查呀?不要?#23707;?#23545;了,就是有心想引用你的,也没有办法相信你,老天爷才知?#28389;?#26159;不是真的看过了这些书,是不是从其他书里面转抄来的?我刚刚读大学的时候,曾经给《文史》写过?#40644;?#23567;文章,考证干宝的生平,结果一些来自?#30563;?#20070;》的资料没有注清楚,编辑就退回来让重新注,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

再?#28909;紓?#24456;多人不知道什么?#31859;?#20160;么不?#31859;ⅲ?#24120;常是当注不注、不当注注一大?#36873;?#20854;?#24213;?#37322;有三个意义,一是表明文献资料的来源出处,二?#21069;?#27491;文中不能表达清楚的意思补充清楚,如果都在正文里面,正文可能很不清晰不流畅,所?#26434;?#30340;话可以转在注释里面,三是进一步提供可以引申的资料,就是给读者提供深入的阶梯。可是,我们很多论文的注释,都不那么合格。

有了这些?#38382;?#19978;的东西,学术论文就可以算是学术论文了。我常常和一些朋友讨论一个让我们很苦恼的?#34385;椋?#26377;人说欧美日本关于中国学的学术论文水平?#20219;?#20204;高,我们不很同意,但是我们同意的是,我们的学术论文水平确实有时比别人低。这话怎么说?就是欧美日本的学术论文,有这些规范,保证了最低的底线,起码引文、注释、资料、研究历史可以清楚,而我们因为这些?#38382;?#35268;范都没?#26657;?#25152;?#38498;?#22810;论文就像《水浒》的焦挺,整个一个儿“没面目?#20445;?#26082;不可信,更不可用。所以,我总说,学术界的当务之?#36744;?#26159;说我们提高最高水?#36857;?#25343;个?#24403;?#23572;奖回来,而是守住底线,让学术不至于崩溃?#22870;?#20154;不相信这是学术。

学术评价的标准如何确立?

说到这里,我要多讲两句关于学术独立的问题。很多人都感慨学术不独立,当年陈寅恪写王观堂纪念碑里面讲的独立和?#26434;桑?#37027;是很高的境界。但是,从基?#26087;?#26469;说,要想学术独立,最基础的就是要有一个完全依据学术的、自我完足的评价体?#25285;?#19981;要依照获得经费的多少,不要因为领导的?#19981;?#21644;表扬,不要因为一时的轰动和迎合时势,不要因为媒体的炒作宣传,不要因为论著数量的量化统计。

特别是不要仅仅依靠得到什么奖。其?#23707;?#22810;?#20445;?#35828;穿?#21496;?#26159;那么一回事,为什?#27425;?#20204;没有自己的评价尺度,要相信这些外在的标签和商标?以前“郑人买履”的故事里面说的,“宁信度,勿自信也?#20445;?#22909;像在今天?#25925;?#36825;样,学术界是否?#25925;?#32570;乏自信?

我有时候到书店里面去看书,很感慨现在书很多,漫天铺地的,也很感慨现在的书太多,其?#23707;?#22810;书可以不必看。有一次?#19994;?#22269;外去,和一个西方学者聊天,说起中国学术书的出版,他说大多不必看,我问他为什么,他说的理由中,有选题重复、没有新文献资料、理论陈旧,特别说到很多书看了?#38498;螅?#22238;头一想,没有一处有意义,没有一处需要作笔记记住。?#19994;?#26102;很反驳了他一阵,可是下来?#38498;螅?#20854;实心里面也有点儿同?#26657;?#24403;时是顾中国学术的面子,但是我们要承?#38505;?#19968;现?#24213;?#20917;。

那么,什么样的研究是学术的,而且真的是有意义的?在中国文史研究方面,我想有下面三条标?#36857;?/span>

第一,你是否给本领域本学科内提供了新资料新文献?这是起码的,?#27604;?#19981;是绝对的,有人用旧文献旧资料,也能够讨论新的意思,不过,文史研究里面,是很讲究文献资料的提供的,但是这新资料并不都是刚?#32960;?#20986;来的,我们不是提倡?#31354;?#26412;秘籍当独门暗器,只是在新的思路下,有一些资料,它会从边缘的、不受重视的角落,变成重要的、中心的资料,?#28909;?#29616;在郭店、上博、走马楼、里耶的简牍,?#27604;?#23601;是新资料,这没话说,但是以前不重视的一些东西,像档案、像?#19990;?#20687;类书蒙书,如果在新的观念中阅读,它也成了新资料,这就给别人提供了新东西,这些东西,?#31361;?#34987;有心的研究者收藏起来,否则,别人收藏你的论文著作有什么用?

第二,你是否给学科内外提供了新的范型、新的方法?我一直说,真正意义重大的学术成就,不?#25925;?#32473;学科内,而且是给本学科外提供新的思路、范型和方法。你看马克思、弗罗依?#38534;?#38886;伯、福科,他们的理论和方法,给后人开了多少法门。你不跟着走都不?#26657;?#22240;为他们的思路一转,整个现象世界都要重新解释。

“范型”这个词,是库恩的说法,?#19994;比?#19981;是说要求每个人都成马克思这样的大师,如果这样要求,是“悬的过高?#20445;?#20197;理杀人?#20445;?#27809;有人能做到的,而是说这是一个理想标的,你要有这种意识。何况“范型”有大有中有小,像王国维提“两重证据法?#20445;?#32993;?#24066;?#30333;话文学史和推翻传统灯录对禅史的叙述,陈寅恪说的用域外与域内文献互证,用地下文物与地上资料互证,郭沫若用摩尔根、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讨论上古社会,顾颉刚用?#23433;?#23618;积累的古史观”重新讨论古史,都是一些范型,后人可以跟着做、?#20806;?#20570;,这就是开思路的。

我想,所谓一个重要范型的出现,常常会造成三个后果,一是对学科?#26087;?#30340;动摇,动摇不是坏事,是重新反思的开端,二是对基本预设的怀疑,以前我讲过,预设就是判断的基础,很多预设在很长时期内是不被怀疑的,天经地义的,可是它一被怀疑,整个它上面的建筑都要重新来,三是对方法的补正,一?#36861;?#27861;常常是由于基本预设和学科?#30423;?#32780;来的,如果前面的被动摇,方法也就变化了,方法变化了,可能就有新的结果。?#28909;紓?#25105;并不完全同意像“走出疑古”的口?#29275;?#20063;不完全同意“二十世纪文学?#20445;?#20063;不完全赞同“现代性批判下的当代史研究?#20445;?#20294;是我觉得这些研究成果,尤其是实际研究成果,能够让我重新思考很多问题,重新理解很多资料,好像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就是有意义的研究。

第三,我们要承认现在的西?#35282;?#21183;。在这样的西?#35282;?#21183;中,我们不得不考虑,你的研究课题、成果、表达,是否和国际学术界发生一定的关联?#20811;?#33021;否成为国际学术界的话题之一。先得说明,我绝不是说要迎合国际学术界的潮流风气,我其实一直在讲,要让学术?#23707;河錚?#36824;写过?#40644;?#25991;章叫?#24230;毕?#30340;中国》。问题是,第一,在现在,如果你不把自己的研究放在国际学术环境里面去就不?#26657;?#22240;为这些问题也全球化了,学术是天下的学术,你研究别人也研究,不能关起门来充大王,或者夜郎自大当顾头不?#23435;?#30340;驼鸟。

第二,你不去参与国际学术界的讨论,别人就永远不接纳你的话语,你的声音永远不出现在国际学界,你就“自绝于人民了?#20445;?#25152;以日本人巴巴的自己出钱,把论文翻译成英文,免费散发,为什么?因为没有办法,谁让你不强大控制话语呢??#27604;唬?#22914;果你能够积极参与,这个话题是国际?#34892;?#36259;的,那么,就等于你的声音在里面有一席之地了,最后甚至可以领唱,成为主流。

第三,有价值的问题和有意义的成果,我相信它一定可以得到国际承认,这不等于迎合西方,我想这才是中国应该有的研究成果。可是,顺便要指出,你要?#40723;?#30340;研究成为国际承认的成果,你就必须要懂得什么是国?#35782;?#33021;理解、接受和欢迎的课题、角度、方法和表达方?#21073;?#21253;括今天讲的“学术规范”。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葛兆光:常识失落的年代 学者要守...
叶兴庆 周旭英:农村集体产权结构...
党国英:中国农业经营方式革命悄...
王微等:新时代我国建设现代市场...
周其仁 :体制成本:理解中国经济...
张维迎:知识的?#23616;视?#20225;业家精神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nba官方旗舰店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 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天 急速赛车手游戏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带连线 足球手抄报比赛方案 买双色球中奖率软件 体彩浙江6十1怎么兑奖 幸运28大白预测开奖 14场胜负彩兑奖 今天特马开什么号码 广东36选7走势图广东36选7开奖 特码风云 北京赛车pk10搜狐 25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