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蘇永通:生命的..
·趙威:我的忘年..
·許荻曄:“他用..
·劉學洙:我眼中..
·周禮榮:朱厚澤..
·凌絕嶺:想得最..
·陳家琪:這片多..
·帥好:1985年的..
·劉安慶:國士所..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專題特輯 >> 紀念朱厚澤逝世5周年 >> 紀念朱厚澤逝世5周年
山之骨
作者:      時間:2015-05-15   來源:
 

  ××兄:

  大作及惠書均悉,謝。閃現于字里行間的火熱情懷,讀之怎能不為所動!

  鈣,世代所珍。至于其人,山村野夫也。出身邊陲,遠離京華。無奈赤誠的良知乘時代的大潮將其卷入風暴漩渦。沉浮之間,身影偶現,時而入人眼目罷了。野氣未消,鈣性難移,但恐所剩無幾矣。

  君不見,遮天蔽日的蒙蒙雨霧,吸附著千年郁積的瘴氣與近代生活的污煙,早已把那山之骨溶蝕得滿目瘡痍。山巖挺立的輪廓,在晚霞的余暉中朦朦朧朧,昏昏糊糊,迷迷茫茫,已經難以辨認了。它正消失在黑暗之中……

  山之骨,它還會于晨曦中,重新披上彩霞,再現它的身影嗎?

  是的,當那山之骨從溶蝕它的茫茫酸雨、地下潛流,從浩瀚的林莽深處、野草叢里,滲過泥沙與巖縫,歷經艱辛和曲折,沉積、蒸騰、散發,揚棄了那污煙和瘴氣之后,它必將會重新凝結出來。

  那潔白透明的鐘乳,磷磷閃光的石花,巍峨的玉柱,雄奇的石林,神秘的溶洞……那不是新生的山之骨嗎!那新生的山之骨,必將比它的母親——被溶蝕的樸實無華的野性山巖,千般壯麗,萬般誘人……

  對這一天,人們滿懷希冀、信心和激情。但是,那只能存在于未來,我們難以觸及的未來。它不會出現在明天,或明天的明天。

  不知君意如何。

握手!

厚澤 

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南國友人給朱厚澤信

厚澤兄:

遙望京華,冰雪凌寒,念也何似!世俗缺鈣,而貴州多山,鈣,山之骨也,向為吾輩所珍……
××
于南國

注:在中國攝影出版社出版的《東張西望——朱厚澤攝影作品散篇》攝影集卷首,朱厚澤以山之骨為題,發表了十五年前給一位工作、生活在南方某城市的朋友信札的斷片。(本文載于2009年的《財經》雜志)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山之骨
關于近現代中國路徑選擇的思考
向傳統封閉空間告別
中國需要寬容的文化精神
胡德平:厚澤同志在80年代
朱玲:懷念父親朱厚澤
章開沅:仁心厚澤,永留人間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nba官方旗舰店